二选一

对没有什么野外生活经验的雷晋来说,在这片广袤无边,也没什么人类生活痕迹的丛林里不迷失方向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白天有太阳的时候还好,晚上晴朗也能看到北极星,就怕遇到阴天和风雪,就只能自己摸索了。请使用访问本站。

这是雷晋单独行程的第六天,中午过后北风刮起了白毛雪,不长的时间,整个丛林都变成了银白的世界,周围静的出奇,只有雷晋踩在积雪上出的咯吱咯吱的声响,留下的脚印很快就被雪盖满了,他走的脚都酸了,灰蒙蒙的天也看不出时间,实在累的不行,就在一棵能多少挡雪的树下卸下背篓暂时停下来,拍拍帽子和围巾上的落雪,蹲在树下休息一会,随手抓把雪塞到嘴里,融化的雪水从嘴里一直凉到肚子里,虽然没有胃口,雷晋还是抓了把辣干肉出来,强迫自己吃了,又凉又辣,胃里翻搅的难受,只得从仅有的几颗岩果里仔细的数出两颗,找块石头砸开吃了,以前在家里吃的时候只觉得甜美可口,这几日才现岩果补充体力效果很不错。

周围隐约之间不时传来打斗的声音,雷晋不敢休息太久,觉得稍微恢复点力气,就准备再次出了,刮开树干上的积雪看看,这是他为数不多知道的丛林小常识,就是在密林里北向的树干上苔藓是最厚实的,确定了一下大概方向,就继续向西走。

天渐渐的黑了,可是他还没有找到一处可以栖身的地方,难道还要像前几天晚上一样随便找棵树窝一夜?可是今天晚上还下着雪呢,自己这次出门才真正了解丛林里生存的难处,以前和熙雅漠雅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多少还能找到个山洞栖身,也从没食物愁,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有明雅一直在身边,熙雅和漠雅暗中保护着,而这次就真的是一个人了。

再往前去就要上山了,今晚无论如何也翻不过这座山去,估摸着山上更冷,雷晋决定无论如何在山脚下找个避风的地方先窝一晚上,可是沿着山壁摸了个来回,连个可以容人的窟窿都没找到,别说是岩洞了。

雷晋忍住在雪地里暴走的冲动,今晚再找不到地方好好睡一觉,烤点火,现在体温流失这么厉害,就算今晚不冻死,明天也坚持不下去了,忍了再忍,还是恨恨的在旁边的树身上踹了一脚泄气。没想到的是这一脚竟然踹空了,雷晋收不住身形,整个人栽了过去,撞开了积雪和一些碎枝烂叶,里面竟然是一个不浅的树洞,雷晋赶紧跳开,生怕里面有什么冬眠的猛兽冲出来,可是过了一会却什么动静都没有,天已经黑了,雷晋扶住树干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样子的,也不敢贸然进去,就从身后的竹篓里掏出根顶端已经浸了油脂的火把点燃扔进去,火光照亮里大半个树洞,好像真的是没什么东西,雷晋刚探进去头去,就现漆黑的树洞上方有四只红色的小细眼不停的闪烁着,挥动着乌黑的翅膀迎面就冲了上来。

“靠,什么鬼东西?”雷晋虽然现的早及时避开了要害部位,还是被拿东西尖利的爪子在衣服肩膀处撕开一道口子。

雷晋本来今天又冷又饿,已经没什么多余的力气了,可是碰上这么两个不知名的东西,热血上窜,狠劲反而被逼上来了,在它们再次扑下来的时候,闪身进了洞里,拾起地上的火把转身挥了上去,这两只东西似乎怕火不敢靠近,却不死心离开,纠缠很久,可能是见雷晋打定主意是不走了,这才拍拍翅膀消失在已经漆黑的夜色中。

树洞里还算是干爽,只是地上有些黑色黏糊糊的东西,雷晋在附近找点树枝把这些东西清理出去,堆起雪积雪半挡住洞口,燃起篝火取暖,他也知道在深山丛林里晚上点火是件不智的事情,可是比起不知名的危险,现在快要冷死了才是迫切的问题。

肉干冷硬得像石头,雷晋用竹筒温了点雪水喝了,窝在树洞里侧睡过去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积雪还剩两个手掌的宽度就要洞口完全被盖住了。

雷晋从洞里爬出来,雪还没停下,但是明显已经小了,走了不长距离,就觉得雪地感觉有些不对,踢了两脚,才现积雪下面有很多死蝙蝠?张着老鼠一样的脸,爪子很尖利,个头比鹅还大点。

“真丑。”估计昨晚遇到的就是这个东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死了这么多,不过好像不关他的事情,赶路要紧。

这是第七天了,加上草原和海上的十七天,一共二十四天了,还有二十一天,今年就要结束了。

翻过了山头,前面是一片平坦的雪原,可是等雷晋走了大半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现不对,这底下根本不是土壤,而是冰层,这可能是一条冰封的河流,雷晋的结论很快就被证实了,喀嚓喀嚓,是薄点的冰层破裂的声音,尽管小心再小心,可是这里显然是冰层的脆弱地带,破碎的面积还是在不断的扩大,有了蓝齐的珠子虽然可以防水,但是不防寒啊,雷晋在冰水里扑腾着想爬上来,但是时间长了,手脚渐渐的冰冷僵硬。

*

脸上怎么是湿漉漉的,人死了还有感觉?这是雷晋醒来的第一个意识。

“雷晋,雷晋,是明雅错了,明雅不该离你那么远的,雷晋,雷晋,你怎么还不醒呢?”明雅的粗厚的大舌头不停的舔着雷晋的脸

“醒了。”雷晋浑身软,嘟囔一声,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红通通的大眼睛,后者嘴唇颤抖了两下,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睡着了,明雅怎么叫你都不醒,你不要明雅了。”明雅一开口就控诉着。

“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吗?”雷晋摸摸他的脸,这才分开几天,怎么原本一身银白色光鲜的皮毛变的乱糟糟的,好像舔了不少伤痕,就问道:“蓝齐呢?”

“恩?他说回海里了,你没事就好了。”明雅抬起爪子在毛毛脸上抹了一把,亲热的在雷晋的颈窝里蹭蹭,蓝色纯澈的眸子担忧尽去,喜悦全然绽放。

该死的蓝齐是怎么回事,让他把明雅送回去,他竟然把明雅一个人撂在丛林里,拍拍屁股自己走人了,明雅都没自己单独出来过,天知道这几日是怎么过的。

“你这几天吃过东西了吗?”

“有的,你留给明雅的兔子,明雅有随身带着。”

雷晋忍不住骂道:“笨蛋。”那几只兔子连明雅一顿饭的分量都不够,这六七天是怎么过来的。

明雅讨好的舔舔雷晋的锁骨处,蓝齐说如果被雷晋现就会被赶走,所以他都只能远远的跟着,又怕留雷晋一个人会有危险,他都不敢离开去寻找食物。

“明雅有省着吃。”明雅笑眯眯的挨着雷晋。

“身上的伤哪来的?”雷晋克制着心里浮起的一丝恼怒。

“明雅不小心弄的。”明雅的耳朵动了动,这是说谎心虚的表现,全家人都知道。

其实说雷晋路上一点怀疑也没有那是假的,毕竟虽然是冬季,丛林的野兽有很多冬眠,但是没道理他走了六七天了,一只都没遭遇到,可是留心了几次都没现明雅的踪迹,只能心里暗自安慰,但愿就是自己单纯的运气好。

没想到这家伙还是偷偷的跟来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是要走,再也不回来了,你不要以为你这么做,会让我回心转意。”自己回家的决心不会为任何人而改变。

“明雅知道,可是明雅说过长大了要保护你的。”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笨蛋呢?”雷晋头痛的低吟一声。

“明雅不是笨蛋。”阿么说过明雅很聪明的。

“你是个笨蛋。”雷晋捂住他的嘴巴不给他回话的机会,做了最后的总结性言。

明雅不敢乱动,只是眼睛里摆明不服气。

“我的衣服呢?”皮毛贴身的怪异感觉让雷晋现两人,恩,也许可以说是一人一兽的姿势,自己□着被一头白色巨型豹子用四只毛爪子密密实实的搂在怀里。

“你的身上一直很冷,明雅怎么抱着都不暖和,明雅就把那些衣服脱了。”明雅抬起爪子示意不远处扔成一堆的衣服,贴身的短裤赫然在最上面。

加上随着自己翻动身体,抵在要腰臀处的灼热愈明显,雷晋的脸顿时黑的不能再黑。

这是一处不大的山洞,不知道在什么位置,竟然感觉不到一点风,加上正燃着的篝火,昏黄的山洞里很暖和,他们躺的地方是从地面上突起的一块低矮平台,像天然形成的石床,明雅的兽皮衣服铺在身下。

“你不要生明雅的气,明雅知道错了。可是明雅心里担心你。”明雅以为雷晋在为他偷偷跟上来的事情生气。

“帮我把衣服拿过来。”雷晋试图镇定自若的笑笑,两人这样的姿势太危险了,又唤起了他某些不太好的记忆。

“你身上还是很冷吗?”明雅的爪子在雷晋身上四处摸着。

雷晋竭力忽略身上的那只乱动的爪子,淡淡的“唔”了一声,算是承认了,示意明雅快点。

“那怎么办呢,衣服很凉。”明雅挠挠那头已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