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罗杰番外04

罗杰番外04

()

又是一年夏季,罗杰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两年多了,回去的路还没找到,日子过得还算安定,和安洛安森,与其说伴侣,不如说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朋友,相互扶持,和平共处,有时候也会睡在一张床上,但除了开始的那几次,这两年再也没生过关系。请记住本站的网址:4G中文网..。

“你跑得慢点,熙雅。”那是他的孩子,开始还不大能接受是只小豹子的事实,现在习惯多了,这个孩子很活泼,简直活泼过头,多动症一样,一刻都坐不住。

经过近两年的观察测量计算,相对精确测定时间的日晷已经做了出来,没有了热情很多事情也要族,他需要个借口可以自由出入神庙。

黄昏时分,西边的天空起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火烧云,白日里的闷热渐退,风从海上过来,空气里带着凉凉的湿气,罗杰在神庙顶上,重新调整了一下日晷的角度后坐下来,手边就是神庙的第三百六十层台阶,上面刻着的一幅幅与现代差别颇大的远古星空图,太阳系已经初具模型,八大行星轨道很清楚,第九颗行星处线条模糊,代表地球的那颗石子人为地被抠掉了,也许这里曾经有一个高度达的文明,只是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消失了。

随着夜幕的降临,热闹一天的草原终于沉寂下来,部落里一片昏暗,偶有几点微弱的油灯光闪动,罗杰i心里的孤寂苍凉重新浮起,远古异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甚至没有任何熟悉的东西,这里于他有什么意义呢。

“爸爸,肚子饿了。”熙雅跑累了,攀着罗杰的腿爬到膝盖上。

”好,咱们这就回家吃饭。”总算身边还有个小家伙,罗杰摸摸熙雅汗湿的脑门,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小布巾给他擦擦。

“爸爸,阿爹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就这两天了。”罗杰将身边的树皮纸串成的册子收在怀里,抱起熙雅。安森和安布出去围猎近一个月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安布回来的时候,被巡逻的兽人当成了流浪兽人,堵在部落外没让进来,这也难怪人家一眼没认出他来,安布离开时还是个刚成年不久的少年,身体纤长,脸庞略带青涩圆润,可经过这两年的野外流浪生活,人黑了也高了,身上简单的裹了张兽皮,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上清晰可见不少深深浅浅的伤疤,不过人倒是显得越精壮有精神。

“安布?你这两年去哪里了?我都差点以为你不回来了,安森和安洛都出去找过你好几次。”安布的好友锦葵也是这次巡逻的兽人之一,他一认出是安布,上来就奉送了一拳头。

“锦葵,好久不见。”安布也豪爽地大力拍拍他的肩膀。

锦葵拉他进竹里,从墙角的大陶缸舀碗水给他,说道:“先休息一会,待会儿再去祭师那里说一声。安森他们都出去围猎了,你回家也不急这一时。”

安布将身上背着的猎物暂时卸下来,喝完水问道:“我这两年不在,部落里变化不小,这盛水喝水器具倒是第一次见,不像是木头的。”

锦葵笑笑道:“说起这个,倒是多亏了安森和安洛从外面带回来的雌性伴侣,这些都是他想出来的。”锦葵指着桌上摆放的沙漏道:“这个是沙漏,是用来看时间的。你也没见过?总之他真弄出不少实用的东西呢。人也漂亮,这就怪不得前两年,部落里的兽人为了争夺他,都差点闹翻了。不过还是安森和安洛厉害,不声不响就把人抢到手了,现在孩子都有两岁了。”

锦葵说了这么多,安布就听明白一句,安森哥哥有了雌性伴侣,还有了孩子,他心里是由衷地为他们高兴,嘴上玩笑道:“不行,我得赶紧回去看看他们那个雌性是有多漂亮,让他们两个手脚这么快。”

锦葵的笑容顿了顿,面带两份尴尬道:“其实不只是他们,我也举行过仪式了。”

安布惊讶地扬扬眉,笑道:“这是好事,和谁?”

“和我。”朱希顶着一头红,提着一个小陶罐从门外进来,面上虽笑着,那目光落到安布身上,眼底隐隐涌动起几分止不住的悲伤。

“原来是朱希啊,真是恭喜你们,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锦葵和朱希都是他自小到大的玩伴,他们两个能在一起,他自然是乐见的。

锦葵见安布好像真的是不介意,心里暗自松口气,笑说:“我们刚从圣湖回来,这才第五天。”他知道朱希喜欢安布,安布应该也喜欢朱希,可安布一走这么久,一点信儿都没有,部落里也不可能允许朱希一直等下去。

他牵着朱希坐下来,打开陶罐子,里面是满满的焖兔子肉,“安布,一起吃点?”

安布是个识趣的人,人家是刚举行完仪式的新伴侣,自己夹在中间算什么,就拒绝道:“你们俩吃,我现在还要去祭师那里一趟,太晚的话,我怕他睡了。”

锦葵点点头,说道:“也是,改天来我家吃饭。”

安布应承:”那是一定要去的。”

罗杰和老祭师打过招呼出来,刚要拐上大道,就听苏瑞在另一边喊他们:“熙雅,这边。”

“苏瑞叔叔。”熙雅挥着肉乎乎的爪子答应一声从罗杰怀里跳下来,跑过去,罗杰无奈,紧随其后。

家里没人,安布放下一部分猎物没做停留,就过来神庙,他从大路上拐下来,祭师的门半掩着,有人刚刚离开。

祭师已经人到中年,他一生都用来供奉神灵,不曾与任何人举行过仪式,他以前和安布的阿爹很谈得来,也算是看着安布他们长大,这次看到安布能平安归来,很高兴,就留了晚饭,又问了些外面的事情,安布一一详细作答。

从神庙出来,天已经有点晚,半路上他竟然遇上了一个从外面独身回来的小雌性,背着一个小筐子,十二三岁的年纪,崴了脚,一瘸一拐的。

安布出去两年,小点的孩子已经不大认得了,不过都是部落里,能帮一把是一把,他追过去,道:“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没想到那个小雌性挺好看的一张小脸马上一板,冷冷道:“你想做什么?”

安布微微一愣,明白过来失笑道:“你这么个小不点,我能对你怎么样?再说都是一个部落的,我可不想被你阿爹阿么追杀。”强迫未成年的小雌性在部落里那可是人人唾弃的。

小雌性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道:“那你蹲下来,背我回去。”

这么晚了,安布也不想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就蹲下|身说道:“上来。”

春纪摸摸怀里的刀子还在,手脚并用地爬到安布背上,还挺宽厚的,不过这味道真不怎么样:“你多久没洗澡了,都臭了。”

安布直起身来,被他气乐了,“你个小不点,怎么这么多事。”

安布将人送回家,才现那处房子里根本没有其他人,他只好又帮着上了药,看那个孩子扳着脚腕咔一声正过来,他都觉得疼。

春纪被部落追求他的兽人宠惯了,指使起人来也不客气,这个人看起来与那些人有些不同,但不能保证没那个意思,他才不会轻易允诺什么。

“行了,你赶紧睡觉,我要走了。”安布最后从衣橱里拿出毯子扔给他,又帮他到倒碗水放在床头,头也不回地关门走人,再不走这个孩子不定还想折腾什么事。

月光下的溪水看起来很清凉,这种闷热的天气又赶了一天的路,安布闻闻自己身上,确实不大好,就临时决定到小溪里洗个澡顺道游回去。

熙雅睡到一半,被尿憋醒了,阿爹夸他是个懂事的孩子,爸爸经常睡不着觉,睡着的时候就不能喊人,于是他翘着小尾巴平衡一□体,嗖的从床上跳下来,落地无声,熙雅暗自得意,撒开爪子奔向屋后小溪边。

安布从水里跃出来,就看到一只金色小豹子揉着渴睡的眼睛,撅着屁股正对着小溪撒尿呢,这个位置加上那双紫色大眼睛,想想就知道是安森哥哥的孩子,和安森哥哥小时候好像,肉嘟嘟,毛茸茸的一大团。

等他解决完,安布拎着小家伙颈后的毛皮抱到自己怀里。

熙雅瞬间清醒过来,瞪大眼睛,露出仅有的几颗短短的小乳牙,自以为威武地吼了两声,但听在安布耳朵里,声音软软嫩嫩的,和撒娇没差多少。

安布逗弄地将自己手指递过去,摸摸他的小乳牙,笑道:“还没换牙呢,生肉都咬不动。”

熙雅一看打不过,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个不停,扁扁嘴,就准备嚎啕大哭引人过来。

安布一看架势不好,赶紧告饶:“宝宝,乖了,我是安布叔叔,是你安森阿爹的弟弟。”他可不想让安森哥哥的雌性误会他欺负小宝宝,第一次就对他印象不好。

别看熙雅年纪小,可人精明着呢,才不会轻易相信陌生人的话。

安布轻轻地拉拉他还是幼儿绒毛的耳朵,笑道:“宝宝,你是才两岁吗,怎么这么聪明。”

熙雅还躺在人家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