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罗杰番外06

罗杰番外06

()

没有广告哦)

熙雅趴在火塘边上,小爪子四处挠了挠,拖着浓浓的鼻音道:“叔叔,难受,痒。”

安布在锅子添水加柴后,正脱了自己的上衣拧干,闻言,顺手将上衣搭在窗边的小板凳上,抱起熙雅,摸摸他的肚皮和额头,问道:“,是鼻子难受吗?”

熙雅脑袋乖顺地枕在安布胸前,张大嘴巴,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安布心道不好,原本以为宝宝是兽人,体质好,淋场雨擦干了烤烤火就没事了,一看,竟然是着凉了,宝宝这么小,生病真是可大可小。他的包里还有些药,但不知道给这么小的孩子用行不行。

“罗杰,你抱着宝宝,先给他喂点热水喝,我去青乔医师那里去一趟,宝宝着凉了。”安布给熙雅裹了床暖和的兽皮,塞到罗杰怀里,转身又投进暴雨中。

青乔药师在部落主要是负责给雌性接生的,对雌性和孩子的病最拿手,听安布讲了大概的情况,觉得并不是很严重,而且他现在赶着要去另一家帮忙接生,就抓了两服药,仔细嘱咐了怎么服用,并说再过去看看。

以前部落里煎药都是用小石锅,加热慢,时间长了药性散了不少,现在有了小陶锅就好多了。安布先简单的做了些肉汤,切了些土豆块放进去,三吃了一顿迟来的午饭,哄着熙雅把药喝了。

“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罗杰?”熙雅喝过药后,就睡着了,罗杰抱他放在床上。

“现在已经不需要问了。”罗杰看他一眼,淡淡道,从刚才起,安布一直裸着上身,后肩上那道熟悉的伤疤,他怎么会不认识,自己亲手处理的,由于伤口太深,他还尝试着缝过两针。

安布听完这话,明白罗杰已经认出他了,心里松口气,他也正愁怎么和罗杰开口呢。

“你会不会怪我当年骗你?”说到这个,安布心里很没底。

“这倒,只是没想到能再遇到你。”罗杰站起身推开窗子,外面的雨雾很重,布莱克是兽人的事情,他早有心里准备,但在部落生活两年多,也没见过翡翠色眸子的黑豹子,还以为那是个在外流浪的兽人呢。

安布看他神色,不像说谎,本来是应该安心的,但罗杰这不冷不热的态度,实在不像故人。

“我当年有回去找你的……”不知道为什么,安布就想解释。

“没有关系。我现在过得很好。”罗杰出声打断,对自己来说,黑豹子是他初来异世,陪伴他度过最开始艰辛的,最亲密的伙伴,和眼前这个兽人……没有丝毫关系,眼前这个男人对他来说只是个今天刚的陌生人。除了亲情,他对其他的感情一向不是很在意,心里再三劝服自己,但还是无法忽略心底陡升的那一丝淡淡的恼恨,不深,但真的存在,离开的时候一声不响,现在还自己会心怀感激地与他相认吗?

相安无事地过了两天,熙雅的病也好了,安森和安洛围猎也回来了。

“罗杰,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黑眼圈兔子。”安洛当先提着一个藤篮进来,藤篮可能是临时编的,手艺很粗糙,藤叶交错,掀开上面盖着的兽皮,里面歪歪扭扭的挤着巴掌大的四五只小肥兔子,还没睁开眼睛,全身白色绒毛特别长,只有眼睛那里一圈细细的灰毛,这种小东西,部落里的雌性都很喜欢,毛绒绒的,很招人爱,冬天揣在怀里,暖和手很不错,苏瑞去年冬天有一只,罗杰难得打趣说了句:这是没睡好的黑眼圈兔子。

“你们回来了?这次还顺利吗?”罗杰放下熙雅,看小家伙好奇地将兔子一只只叼出来整齐摆放在地上,他一个大男人,对这种可爱的小东西实在谈不上有多喜欢,但心意他领着。

“还算是顺利,这次打到了不少上好的猎物,还没分下来,这些是我和安洛单独猎到的。”安森卸下肩上的东西,走过来,不着痕迹地打量着罗杰,怎么感觉又瘦了,前两个月新做的衣服挂在身上空荡荡的,这个人,他们怎么养都胖不起来。

“那就好。”他们出去围猎,罗杰说一点不担心也是假的。

“熙雅过来,半个多月没见,看看长大点没有。”熙雅如今长牙,逮着什么东西都想下嘴磨磨牙,那几只小兔子被他吓得缩成一团,都快晕过去了。

“漂亮的安洛阿爹。”熙雅抓着安洛垂下来的银白色的丝,主动凑上来,舔舔脸。

安洛被他逗笑了,抱着狠狠地回亲了两口。

安森也抱过来,亲热一会儿,对罗杰,他们不好肆意亲近,几乎把所有的热情都投注在这个孩子身上。

安布从屋后的溪水里抓了两条鲜活的肥鱼,打算中午给罗杰加菜,部落里的人不喜欢吃鱼,但他知道罗杰是喜欢的,熬得浓浓的鱼汤,罗杰每次能喝一大碗,刚一进门,冷不防看到他们一家四口亲热说笑的样子,微微一怔。

“安布哥哥?”安洛惊呼出声,简直不敢相信,他们找了两年,毫无踪迹可循的人竟然回来了。

安森也看到了,但相对于安洛扑过去的拥抱,他的态度就难琢磨多了,眸色沉沉的,反正不像高兴的样子。

“安森哥哥。”安布也知道自己当年偷跑不对,现在就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谁知他不喊这声还好,喊了这声可把安森积攒两年多的火气全部撩拨起来了,“你还敢回来,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

安森也扑上去了,不过不是拥抱,是开打。安布不好还手,被安森摁在地上结结实实一顿狠揍。安洛和罗杰在一旁拦都拦不住,安森这顿揍,没下死手,但也没手下留情,所以等安布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脑袋整个都大了一号,脸上青青紫紫的好不精彩。

罗杰看他呲牙咧嘴忍痛的样子,突然觉得很解气,抹药的手劲加重,恨不得在伤口上再戳个窟窿下去,安布也觉了,缩缩肩膀,努力做出点更可怜的样子。

晚上等罗杰和熙雅睡下后,兄弟三个这才凑到一块儿,平心静气地说说话,在自己从小到大的兄弟面前,安布也什么可隐瞒的,就把这两年大概的经历讲了一遍,每每听到惊险处,安森拳头握得咯吱响,估计还想再敲打几下,单独一个兽人在外流浪是多危险的事情,安洛觉得能回来就好,其他的也不想追究。

三个人说了一夜的话,直到天光微曦才停下,安森憋了整晚,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心心念念去找的那个雌性呢?”怎么一直没听安布提。

安布的笑容停顿下来。

安洛拉了安森一把,说道:“天快亮了,我们稍微眯一会,反正今天也没事,早饭晚点吃,让罗杰也多睡会。”安布哥哥自己一个人回来的,可见人家那个雌性是不愿意的。

“算了,睡。”安森揉揉安布的头,他只是为这个傻乎乎的弟弟不值,一走就是两年,独自在外历经艰险,那个雌性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个笨蛋弟弟啊。

安洛扫扫床,放上三个麦子皮的枕头,笑道:“我们三个好几年没在一起睡了。”

“是罗杰。”安布突然开口。

“你说什么?”安森紫色的瞳眸倏地一缩。

安洛也停下手中的活。

“我说当年去找的那个雌性就是罗杰。”安布深吸口气,抬起头来,豁出去了,这件事早晚是要说的。

“安布哥哥,你是说罗杰就是当年救你,然后你一定要回去找的那个雌性?”

安布点点头。

安森觉得头很疼,顿了一下,说道:“这就难怪你找不到,罗杰是我和安洛两年前在丛林遇到的。”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他接着问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今天一并说出来。”

夏天蚊虫多,傍晚房间里撒过香兰草,过了一夜,香味还在。

“安森哥哥,安洛,以后我和你们一起照顾罗杰,行吗?”安布犹豫一下,把心里藏了很久的想法说出来。

其他两个人都没说话,兄弟是好兄弟,但自己的雌性多加一个人分享,换成谁也不可能乐意。

“你们两个先睡,我出去走走,回来给你答复。”安森知道自己是大哥,什么时候都要有个大哥的样子。

屋外还不算大亮,灰白色的,西边的天空上还挂着几颗残星,雨季的草原,湿气很重,安森化出兽型,飞向空中。他的心里烦躁,矛盾,罗杰他舍不得,但弟弟呢,他同样也舍不得,他和安洛很小就没了阿爹和阿么,是两个叔叔养大他们的,如果自己不答应,以安布的那个执拗性子,那不是将他往死路上逼吗?再说他和罗杰认识在先,如果要阻止,对安布也太不公平,也许罗杰喜欢安布也说不定呢。

“如果罗杰答应,我不会反对的。”这是安洛的底线。

“谢谢你,安洛。”

“上来睡会,大哥不会怎么快回来的。”

安森是在第二天的早上回来的。

安森的指尖刚触到罗杰的脸,后者就醒过来了。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