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罗杰番外07

罗杰番外07

()

这一夜,两人从水里做到藤椅上,又从藤椅上做到床上,足足折腾了大半夜,罗杰已经记不清自己被摆成多少个姿势,起初还能勉强配合一点,到了后面几乎是任他抽(为了不被锁掉)插顶弄,自己只负责张开腿就行了。请使用没有广告哦)

“你兽型的东西敢留在里面,我杀了你,安布。”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激烈情事中,这几乎是罗杰唯一的坚持。

早上醒来,罗杰便觉得头很沉,腰上缠着一只健壮的手臂,将他紧紧的圈在身后人高热的怀抱里,裸身相贴,不留一丝缝隙。温热的呼吸喷在后颈处,他记起以前在高原上的日子,天气冷两人也经常这么抱在一起睡觉,只不过那时安布是一只豹子,现在却是一个男人,尽管一直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那时的生活真的比现在平和简单很多,两个人打打闹闹,每天最担心的也无非是要找到足够的食物,不用饿肚子,不会有现在种种的纠结,牵扯,不甘和内疚。

两人展到这一步之前不是没有一点预兆,对于这个人,他总是无法狠心拒绝,一步步的退让的结果就是,终于是让这个人近了身。已经有了安森和安洛,现在又加了一个安布,以后的日子到底该怎么过?罗杰的头突然间疼地像要炸开一样,他用手指抵着额角重重地捏了两把。

“罗杰,你醒了?”安布也醒了过来,低哑的声音里是无法隐藏的浓浓的慵懒和满足,可他很快现了不对头,“罗杰,你怎么了?”

“头疼。”罗杰双手抱头痛苦地闷哼一声。

“我看看。”安洛扳着罗杰的肩膀将人翻过身来,看他面色异常潮红,心道不好,摸摸额头,果然又烧了起来。

“安布,头很疼。”人在生病的时候总是特别脆弱,罗杰也不例外,特别身边还是他在这个世界最熟悉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昨晚太勉强你了。”安布赤身爬起来,抱着他用毯子裹起来,帮他捏捏额头,“你等我一会,我去烧点热水,给你泡上药汤。”

罗杰抱着安布的脖子坚持不撒手。

安布差点为罗杰这难得表现出的脆弱和依赖心疼死,但现在什么才是最该做的,他还明白,他拍拍罗杰的背,保证道:“真的一会就好,等你泡过药汤,吃点饭,我去接熙雅回来陪你。”

说到熙雅,罗杰这才听话地松开手,缩到毯子里,只说了一句:“汤里的肉多点,熙雅喜欢吃肉。”

“这个我知道,你再睡会儿。”安布放下他,压压毯子角,下床套上衣服,拖着浴桶出门,太阳已经老高了,他动作麻利的烧了热水和浓厚的肉汤,喂罗杰吃了一点,抱他进浴桶。

两股(为了不被锁掉)间湿漉漉黏腻腻的,罗杰想起一事,抓着安布的手臂追问道:“你昨晚兽型时,那些东西没留在我里面?”一个熙雅就足够了,如果再有一个,简直等于判他的死刑,他根本无法保证自己能抛下两个孩子离开。

安布脸上显出心虚和犹豫,实际上这是他的第一次,到后来,他根本无法自控,尽管罗杰一再强调不准留在里面,但他根本无法及时理智地抽身出来。

“到底有没有?”罗杰激动地吼道。

“罗杰,不会有孩子的。”安布知道他的担忧,但心存一丝侥幸,就这么一晚上,应该不会那么巧的,要知道兽人部落里,宝宝是很难怀上的。可如果承认了,以罗杰现在的想法估计立刻就会和他翻脸,他了解罗杰冷清的性子,想再重新开始就难了。

“那就好,我不想再生孩子,安布。”罗杰虚软地偎进他怀里,闭上眼睛,感觉到安布的手指探进去,导出体内还残留的液体。

安布搂住他心里叹口气,希望不要生出什么波折。

到了晚上安布拨了火盆,自动自法地准备脱衣服和罗杰一块睡,罗杰瞅他一眼,冷淡道:“你去另外一个房间睡。”那件事到后来虽然是自己默许的,但开始是安布趁人不备搞偷袭是毋庸置疑的,自己不追究,不表示认为他没错。

“我睡在这里可以就近照顾你。”安布当然不想走,他以为昨天生了关系,罗杰就算是承认他了。

“不需要。”罗杰冷冷拒绝,就安布那点可怜的自制力,两个人睡在一起,不定生什么事,他现在浑身还酸疼着,拆了架子一样。

安布脱了上衣,赌气地坐在床沿上,背部胸前手臂上,到处是罗杰的抓痕和牙印,他压着罗杰不放,罗杰没怎么和他客气,两个男人一上床根本没什么温柔可言。

罗杰看看自己弄出来的那些辉煌成果,不自在地别开眼,以前和安森安洛在一起的时候,他所作的只是承受,虽然也有快感,但事后想想也就那样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床上这么放得开,大声呻吟,挺身迎入,简直可以说是放(为了不被锁了)荡了。

“你去那屋睡。”过了半晌,见他不动,罗杰戳他一把,对安布突来的孩子气的执拗简直没办法。

“你多大了,安布?”罗杰讽刺他。

“十八,快十九了。”安布一板一眼地回答他。

罗杰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明明人前做事挺稳重有分寸的一个人,时不时地还给自己来点强硬的,但偶尔的孩子气上来真要人命,这种大冷天,裸着上身做个半晚上,非感冒不可。

“行了,上来,先说好,你若是不老实,小心我踢你下去。”还是罗杰忍不住先妥协。

安布笑眯眯地转身,踢掉裤子,钻入罗杰毯子里,他在外面干坐了这么会,身上冰冰凉的,罗杰被他激地打个寒战。

今天看罗杰经常扶腰,知道他难受,安布将人抱到自己怀里,下手帮他揉揉。

“轻点……”罗杰侧身躺着,瞪他一眼。

安布飞快地亲他一口,点点头。

“罗杰?”安布唤他一声。

“恩?”昨晚没睡好,罗杰现在已经很困了。”

“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就像现在这样。”

这句话,罗杰没有接。

安布心里凉了一下,低头吻吻罗杰的头,还有沐浴后的药草香气,说道:“睡。”

罗杰的病本来已经好了七八分,被安布那么一闹,又拖延了起来,直到安森和安洛祭月围猎回来,才有了好转的迹象。

安森和安洛一回来,就现了罗杰的不同,虽然因为生病,脸面上还有难掩的憔悴苍白,但眉宇间却比以前疏朗太多,人也比以前轻快了,有些压在他身上很久的沉重东西似乎暂时消失了,再加上他和安布之间亲昵而默契的小动作,他们两人立刻可以肯定这两人有了比更近一步的关系,心里苦涩自然是有的,本来属于自己的雌性谁愿意和人分享,而且明显罗杰喜欢安布更甚于他们,但转念一想,只要罗杰能健健康康的,开开心心的,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

相对于安森和安洛单纯的喜欢,罗杰对他们的感情就复杂多了,开始与他们在一起,是迫不得已做出的选择,但这两年下来,孩子都有了,他们的好,自己一点一点都记在心里,特别是安洛出事后,他们一起努力营救,团结地就像一家人,他们对他来说,是家人,是朋友,是伴侣,罗杰对他们有感激,有愧疚,或许也有喜欢,总之不讨厌,感情的事情本来就难以分得很清楚,

罗杰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年冬天,大家相处地很不错,自打安洛做了族长后,他们的家在部落里得到了更多的尊重,境况比以前好了不是一点半点。他们商量着来年春天给罗杰和安布补个仪式,罗杰不是很在意,安布很期待。

祭月过后就是春荒,熊族地处大6西侧,此时那里的气候温暖多雨,高山峡谷,猎物也丰富,但三族竞争惨烈,每年都要折损不少人,这次也不例外,豹族一共死了十几个兽人,这里面就包括了锦葵。

安洛当了族长后,安布自然不用像去年一样和残疾一起开石筑路,这是他这些年的第一次围猎,亲眼看到最好的朋友死在自己面前。

“朱希怎么样了?”罗杰抱着熙雅在屋里烤火,见到安布进门,迎上去。

“还是不吃饭,除了第一天大哭过一场,现在每天就是安安静静地坐着。他阿么陪着他呢。”安布放下门帘子,拥着他坐下。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能帮忙的。”安布这些天几乎没合过眼,眼里遍布血丝,整个人看起来疲惫不堪。

熙雅张嘴咬咬他的手指。

安布摸摸他的脑袋,问道:“宝宝饿了吗?”

熙雅忽闪忽闪眼睛,跳到他膝盖上,蹭蹭他的下巴道,“安布叔叔,肉饼。”

“叔叔待会给你做。”

罗杰伸手将他拎过来,说道:“别听他的,安洛出门前刚喂他喝了大半碗汤,你看这肚子还是圆鼓鼓的。”

“还是小时候好,锦葵和朱希比我小半年,我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