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兽人之流氓攻> 罗杰番外10

罗杰番外10

()

“你在说什么呢,罗杰?”安布很想当这是个玩笑,他是想笑来着,但嘴唇动了动,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请使用没有广告哦)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安布,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的生了什么事,我不清楚难道你也忘了吗?”感觉到安布想抽手,罗杰按住他,满脑子都是,一直以来,凭什么只有自己难以抉择,痛苦挣扎,就是下地狱他也要带着眼前的这个人一起,他变本加厉地露出一个怀念的笑容,接着说道:“孩子在这里待了三个多月,你不知道他有多乖,他很乖,即使翻身,也是轻轻的……”

“我不相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他认识的那个罗杰,即使待人冷淡点,但绝对不是冷漠到没有感情。

“我打掉他的时候,他一直不肯出来的,我喝了两倍的药量,当时很疼,血流了很多,可惜你们都不在家……”

“别说,别说了,罗杰。”安布脸色惨白,左手握着的骨刀刺破了掌心,血流进已经雕好的纹路里,那些曾经的场景愈鲜明起来,他不想听下去,那个是他们的孩子,他一点不想听了。

“他还没长成,血肉模糊的一团,我也不知道他是小雌性还是个小兽人……”看到安布这么悲痛,罗杰突然间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安布可以骗他怀孕生孩子,自己为什么不能骗他孩子没了,心底有个声音子在提醒他,他到底在干什么,这么伤害安布又有什么用呢,可嘴巴就是控制不住说出这些刺人心肺的话。

“孩子呢,罗杰?你把他放什么地方吗?至少让我看一眼。”那是他没有机会看这个世界的一眼的宝宝,那个宝宝在他身边三个多月,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以前那双浅翡翠色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总是温暖而欣喜的,但现在什么也没了,他别开脸,不想再看下去,即使心口疼的想要炸开,出口的话依然平淡如常:“我裹了块小兽皮,扔到草原上的河边了。”

安布再没说一句话,看他一眼,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安布走后,罗杰摸摸自己的小腹,喃喃道:“宝宝,爸爸是个坏人是不是,这么欺负你阿爹,明明知道他多么喜欢宝宝,爸爸还骗他,可爸爸心里难受谁有知道呢,他们只会想着留下爸爸。”去留的选择,突然现怀孕的焦躁不安,逼得他几近疯,他的性子本就沉闷,做不出那种大吵大闹的事情,找不到宣泄口,就只能憋着,一日比一日更加沉重,今天安布提到仪式,提到孩子,一直憋在胸口的那些东西突然就这么爆了,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阿么,你怎么哭了?”熙雅从外面玩耍回来,四只小爪子黑糊糊的都是泥巴,他跳上罗杰的膝盖,伸出小舌头舔舔罗杰一脸的泪水。

“熙雅,别动,让爸爸抱会。”罗杰的脸埋进熙雅脑袋上的绒毛里。

“哦。”熙雅老实地待在阿么的怀里,只觉得头顶上湿湿热热的。

当天晚上安布没有回来,第二天,第三天也没有,直到第四天夜里才回来的,罗杰这几天担心地一直无法入睡,实在熬不住了,刚迷糊,就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安布?”安森和安洛好像找过安布,具体说了什么,罗杰不知道,但之后安森和安洛就带人围猎去了。

“别怕,是我,罗杰。”安布坐下来,但没靠近罗杰。

“你去哪了?”宣泄过后,罗杰的情绪也稳定多了,他在考虑是不是告诉安布实话,宝宝还在他肚子里呢,没事。

“我找到那个孩子了。”安布的声音在黑暗里很平静,平静的有些奇怪。

“什么?你怎么可能找到?”

“是啊,找不到了,草原上的野兽太多了,都这么多天了,怎么能找到,不过我找到那块兽皮,上面有你的血迹。”他不会认错的。

罗杰明白了,兽人经常靠气味辨别东西,他前几天忧虑过度,是有些小产迹象,下面出了些血,他怕安森他们觉察,就扔到屋后的溪流里去了,不会这么巧被安布在河边捡到?

“那是……”罗杰想解释,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罗杰,你说我们这么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吗?”这几天,他想了很多,说这话,不是赌气,只是突然明白了一件事,罗杰回去的决心谁也不能改变,去年秋天,他见到过罗杰毅然决然的抛弃熙雅,任凭熙雅懵懵懂懂地追在后面说等爸爸回来,罗杰还是头也不会地走了,他以为自己可以,那一夜过后隐瞒罗杰,未尝没有一点点私心,想再有个孩子可以留住罗杰,可现在他现自己错了,为了能回去,罗杰可以亲手打掉三个多月的孩子,那他又算得了什么呢,想明白这一切,悲凉和痛苦是无可避免的,但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既然罗杰最大的愿望是离开,自己已然无法阻止,那喜欢他的最好方式就是帮他离开,免除他的后顾之忧了。第一个离开的是宝宝,那第二个离开的就是他了,没有了他们,罗杰应该走的更自在点。

“你是什么意思?”没有了孩子,他们连在一起的必要都没了吗?难道他唯一的作用就是给他们生孩子吗?兽人部落果然足够重视后代繁衍,一旦不想生孩子,被抛弃地真快。

“你想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即使这么做,对不起安森哥哥和安洛,他还是会做的。

“我不需要,你滚。”毯子底下,罗杰蜷缩起来用力地捂住肚子,孩子一直在动,很难受。

“我今晚不在这里睡了,朱希那边还有事,明早我就去围猎,就不过来了。”安布见他缩成那么小小的一团,很想像以往那样抱在怀里安慰他,但他脚步停顿了一下,最终选择关门离开,既然选择了放他走,就不该留恋了。

那天晚上,安布并没有去朱希家里,他回到了自己家,和阿爹阿么一起住过的房子,小巷子口的第一家,院子里种了一棵樱桃树,房子一直没人住,即使经常打扫,还是落了薄薄的一层灰,房子维持着阿爹和阿么还在世的摆设,阿么也是阿爹在外面捡回来的雌性,有一双豹族很少见面的翡翠色眸子,人很温柔,做的饭菜也好吃,他们一家人在院子里吃饭,小时候樱桃熟了,阿爹会把他扛在肩头摘樱桃,阿么在旁边接着。

去年冬天他和罗杰还来加了草围子,樱桃树可以活很多年,他本来盼望着将来有一天也可以扛着自己的宝宝摘樱桃的。

阿么随着阿爹走了,他把所有生活的希望都寄托在罗杰身上,他一直找一直找,终于找到了,可罗杰现在也不要他了。

他挖了坑,将那块找回来的兽皮埋在樱桃树下,低声道:“宝宝,即使你阿么走了,阿爹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安布靠着樱桃树坐了一夜,见天已经白了,打水洗了把脸。听到隔壁朱希家好像出事了,打开门过去看看,锦葵死后,朱希就搬回来原来的家,和他家紧挨着,只有一墙之隔。

“朱希怎么了?这是?”安布正好看到朱希阿么领着青乔医师出房门。

朱希阿么看看安布,摇摇头叹口气,说道:“朱希有孕了,已经两个多月了。”

“是锦葵的孩子,什么时候现的?”安布问道。

“就这几天的事情。”如果锦葵还在,这一定是个喜事,但现在锦葵人都走了,留下个孩子,朱希再找个伴侣,人家就不一定疼这个孩子了。

青乔医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朱希阿么要做早饭,安布就送青乔出门,顺便去青乔医师那里替朱希拿点细乳果之类的东西。

“对了,罗杰好多天没来我这里了,他现在有孕在身,你们可要好好地照顾他,这些细乳果,我包两份,你一包给朱希,另一包带给罗杰。”虽然他们的关系还没公开,但青乔医师可是知情的。

安布脸色一僵,开口道:“不用了,青乔医师,罗杰不需要这个。”

青乔医师停下手中的活,转头看他,看他眼眶还泛红,就问道:“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年轻人火气就是大,但怀孕的雌性很辛苦,脾气是会暴躁,经常起伏不定的,你要体谅他,他肚子里可是你们的孩子。”

安布情愿罗杰和自己吵,起码知道他在想什么,起码知道生了什么事。不像现在,罗杰不吵不闹,却偷偷地把孩子打掉了。

“有什么补身体的药吗?”打掉了孩子,罗杰的身子现在也虚。

“给罗杰吃吗?他现在有孕,别乱补,多做点好吃的给他就行。”青乔医师以为安布想开了,就没再这个话题上继续。

安布也没说,部落里除非很特殊的情况,一般没人打掉自己的孩子,他也不想给罗杰惹麻烦,以后再找个借口圆过去,两包细乳果都给了朱希,还是忍不住去看了罗杰,罗杰还在睡着,他像第一天来的时候一样,做了最后一顿早饭。

这次的围猎,安布的勇猛得到了很多族人的认可,不管见到什么凶禽猛兽,他都不要命一样冲在最前面,吓得安森和安洛都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