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10第八章 你是真的吗(2)

10第八章 你是真的吗(2)

烽火台这里,是难得的平地。

很多游客三两靠着城墙休息,摆着各种姿势拍照,顾平生拧开瓶盖,喝了口水:“要我给你照相吗?”说完,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个轻薄的卡机。

她很快回了三个字:分手了。

然后收起手机,很是尽职尽责地伸手要相机:“我给你照吧,你是第一次来。”

两个人就在推来让去的时候,忽然有两个外国的中年女人,笑呵呵用英语说要帮他们拍合照。童言还是第一次碰上不求人,反倒有人主动上前要帮忙拍照的,有些愕然,看了眼顾平生,他只是笑著把相机递给其中一个人,说了句谢谢。

拿回相机时,她扫了一眼,很有删掉的冲动。

以前沈遥追星的时候说过,不要和明星站在一起拍照,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美女与野兽,觉对能让你失落小半个月。现在她看到自己和顾平生的合影,也颇有些这种感觉,尤其自己那千篇一律的剪刀手。

顾平生接过来,背对着阳光仔细看了眼,倒是很满意:“照的不错。”

是你自己不错而已……

晚上回去,顾平生特地给她开了收音机,教她怎么调频和音量后,让她自己找些喜欢听得节目打发时间。

其实这些陆北早就教过她,可看顾平生说的认真,她也就装作不懂地听着。

直到他说完,她才点头说:“明白了,老师你专心开车吧,我自娱自乐。”

车开上高速后,她随手调到音乐台,开始听新歌打榜的节目。

正是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就听见顾平生叫自己:“童言,麻烦帮我看看手机,是谁找我。就在上衣右侧口袋里。”

她伸手,探进他衣服口袋里,迅速摸到手机。

未阅读短信1条。

如果要看是谁,就要阅读短信。他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童言犹豫着,滑开屏幕锁定,打开了整条短信。

TK,我记得明天是你母亲的忌日,家里的所有活动,我都帮你推掉了,安心休息。

平凡。

母亲的忌日?

童言彻底懵了,明天是她的生日。

当然,顾老师是肯定不会知道的。如果没记错,当年的10月4日,就是两个人在协和医院第一次见面的日子。原来,他妈妈真是在那天去世的。

“是谁?”他侧头看她。

童言把手机举到他眼前。

“谢谢。”他扫了一眼后,又回过头继续开车。

没有任何的异样,从眼神到表情,都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到下了车,他还是坚持把她送上楼。

楼道里都装的声控灯,三楼和四楼的灯泡是坏的。两个人走过二楼时,顾平生就刻意走慢了些:“我明天买两个灯泡,我们趁白天把坏的换掉,要不然你奶奶晚上走,很容易摔倒。”

她想说不用,可四周黑漆漆的,说出来也没用。

两个人走到四楼转角,终于借着五楼的灯光,看到了彼此的脸。

她停下脚步,对顾平生说:“顾老师就送到这儿吧,很晚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她想起他刚才说换灯泡,马上又补了一句,“我明天会买几个灯泡回来,找隔壁邻居帮忙换上就可以,不用麻烦你再跑一趟了。”

他的眼睛里映着五楼的灯光,只是笑著说:“没关系,我明天也没什么事情。”

忽然,楼上传来很轻的声响。童言下意识抬头,顾平生也顺着她的动作,看向五楼。

有个人影就靠在墙边,一声不响地看着他们。

眉眼没变,就连等待的位置,都没有变。

以前他也是这样。总喜欢站在这里,给她惊喜。

那时他们爱的并不辛苦,除了要躲避学校老师的虎视眈眈,几乎所有记忆都是甜蜜的。当时在学校最盛传的早恋故事就是自己和他。

高中部的重点培养对象,初中部最让人头疼的学生。

最经常见到的景象,就是学校布告栏左边是她竞赛获奖的喜讯,右边是他打架的处分告示……开始他总在校门口等她,后来成绩太差没考上本校高中,他就每天放学骑很远的路,来这里看她。

“童童。”他终于开了口,叫她的名字。

每个人都叫她言言,惟独他觉得自己该特别一些。

童言像是被惊醒,无措地看了眼顾平生:“顾老师,再见。”

顾平生笑了笑:“明天见。”

说完,转身下了楼。

童言在楼下渐远去的脚步声中,鼓起勇气走上楼,看着越来越近的人……不知道说什么,安静的让人不安。

最后,她只好不痛不痒地问他:“秋天还穿短袖,你不冷吗?”

那一瞬他似乎想说很多话,却因为她轻松的一句招呼,眉眼很快舒展开来:“不冷,生日快乐。”他递出个银色的盒子。

她没有接:“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过节家里发了太多的东西,我就开车给你奶奶送来几箱,”他说,仍旧举着那个盒子,“二十岁生日准备怎么过?”

这个问题,到最后他走了,她都没有回答他。

进门的时候,奶奶已经睡了,客厅的台灯还亮着,是为她留的。

本就不大的地方,果然放了七八个纸箱子。

她借着灯光,一个个辨认箱子上的图案,有水果饮料,也有蔬菜。这个楼没有电梯,应该都是他一个人抱上来的,她拿出剪刀,一箱箱拆开,把所有东西都归类放好,眼前甚至能浮现出他一趟趟抱着箱子上楼的样子。

曾经多懒的一个人,也变得这么爱劳动了。

最后所有都收好,还剩了四箱饮料。

她拆开一箱的胶带,拿出一罐雪碧,坐在地上,啪地一声拽开了拉环。

不冰的雪碧,喝起来并不是那么爽口。

喉咙反倒因为甜腻的液体,变得有些酸涩难受。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他明明笑著说再见,却像是当初哭得不行的时候,一样的声音。

她忘不掉,他那天晚上坐在马路边,哭得像个几岁的孩子,可还是反复不停地说童童你不要去上海。公交车站所有人都回头看,不管大人小孩,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估计谁也没见过一个大男孩能哭成这个样子。

而自己在他身前半蹲着,却一滴眼泪都没掉。

童言喝了半罐雪碧,发现脸上都湿了。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竟然不知甚么时候,已经收进一条短信。

是顾老师的:明天中午,我带你们出去吃饭,好不好?TK

她想回绝,可想到明天对他的特殊,犹豫了一会儿,才回复说:好。

第二天顾平生来的时候,奶奶还特别惊讶,问顾老师怎么知道今天是童言的生日。顾平生也是意外,看了眼童言。

“我平时不怎么过生日的。”童言只能这么解释。

结果晚饭吃的很是丰盛,烤鸭上来的时候,顾平生很自然地擦干净手,亲手包了份递给她:“小寿星,生日快乐。”

她接过来,咬进嘴里,甜面酱混着烤鸭的香气,让人的心也变得暖起来。很快,他又仔细包了一份,边添料,边细心询问着奶奶是否吃葱?蒜泥?还是萝卜丝?

这样的眼神和语气,真像是医生,那种很温柔的医生。

“好吃吗?”他回头问她,“平凡说这里的烤鸭比全聚德好,我也是第一次来。”

“挺好吃的,”她很快也拿着面皮,满满放了四五块鸭肉,卷好递给他,“谢谢你,顾老师。”或许因为是过节,临近的几桌都是家庭聚餐,整个饭店都是和乐融融的气氛。

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虽然她每次回来都会带奶奶出来吃饭,但是祖孙两个人,总是觉得不够热闹,甚至还更显得冷清。

最后店员询问鸭架子是否要带走,顾平生像是记住了奶奶喂流浪猫的习惯,特地让人打包,让老人家带回去给那些流浪猫开荤。

晚上送他们回到家时,奶奶很热情地留他做客:“昨天言言的同学送来很多水果,我去洗一些过来。”

老人家都喜欢热闹,尤其是做过老师的更是如此。

奶奶边在厨房忙活着洗水果,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大意就是言言的同学心肠很好,逢年过节总会开车来送很多箱东西:“开始我也不好意思收,可那孩子总说以前言言给他补课,帮了他不少忙。又说家里每年都发很多东西,吃不完也是浪费……”

顾平生忽然问她:“昨天等你的,是你同学?”

童言看了眼厨房的身影,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是我以前的男朋友,”她说完,觉得自己的语气太低落,马上又开了句玩笑,“以前,我可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