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11第九章 你是真的吗(3)

11第九章 你是真的吗(3)

回到学校时,宿舍空无一人。

她刚才把行李箱打开,沈遥就已经破门而入。她竟把一头长发剪短了,英姿飒爽地站在童言面前:“我自驾游刚回来,在汽车论坛认识不少人,去草原看星星了。童言,”她眯眯一笑,“躺在越野车顶看星星啊,真有感觉。”

童言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听沈遥讲述如何和一帮败家子,自驾游去青海。

上海的天气潮湿,她不过七天没回来,衣柜里的衣服都像被水打湿了一样。最后无奈,她只好都扔到塑料桶里,去了洗衣间。

浓郁的洗衣粉香气中,六个滚筒洗衣机都在飞速运转的。

“童言!”玻璃窗外,艾米双手抓住铁护栏,兴奋叫她“一个好消息,两个坏消息,你想先听什么?”

童言昨晚又是一夜站着,困顿的不行,听到这话只有一个冲动,就是把整盆脏衣服扣到艾米脑袋上。认识两年,只要是艾米出现,无论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对她而言都只能是倒霉的消息。

果真,艾米不等她回答,就絮絮叨叨说出来了:“好消息是,这次迎新晚会在学校进行公开投票,男主持人呼声最高的是你们学院的……”她刻意拖长声音,洗衣房里站的几个女生都竖起耳朵,听到了令人热血沸腾的三个字,“顾美人。”

童言惊了:“他是老师,怎么可能主持迎新晚会?”

“怎么不可能,”艾米笑成了一朵花,“别忘了我们新换的校长可是特例独行出名的,不是还匿名在bbs上和学生聊天吗?区区法学院老师,自然是可以牺牲的……”

‘牺牲’这两个字,艾米说的是百转千回。

可怜的顾老师……

“坏消息呢?”她看到一个洗衣机停止了运转,忙打开盖子,把别人的衣服放到一旁的空盆里,开始塞自己的脏衣服。

“因为顾美人的特殊性,学生会艺术中心决定,要挑选个资深主持,而且还要能和顾美人合拍的人。”

“嗯。”童言开始倒洗衣粉。

一勺,两勺,差不多了吧?

“就是你。”

三勺,四勺……

她无意识添加到第五勺,才如梦初醒。

“我大二结束就退出学生会了……”

“是啊,所以主席大人让我来给你做思想工作。你主持过迎新晚会,青春风采大赛,圣诞晚会,经验最多。而且,”艾米哀怨看她,“你知道的,主持人要临场应对各种倒霉事件。你忍心找个新手,让顾美人接不上话难堪吗?”

洗衣机开始自动灌水,哗啦啦的水声,扰乱着她的思维。

虽然是校迎新晚会,没那么专业,但做主持人还是很麻烦的。

……

比如她自己第一次上台,什么说错词,话筒不响,观众笑场……最恨人的是还碰上表演节目的把背景板撞倒。

她无法想象,顾老师如果听不到,碰到这些情况会怎么样。

“所以,为了你的主持事业,最后一个坏消息就是你不能参加话剧排练了,”艾米长叹一声,“言言,我对不起你,你竟然不能亲自参与自己编写的话剧……”

童言摇头,没说话,过了会儿又点了点头。

她满脑子都是晚会主持的事情,根本没心思管什么话剧。

到底做不做主持?要不要帮帮顾老师……

“我话说完了啊,”艾米很满意童言没有拒绝,“今晚五点在大礼堂,开第一期会议,据说你们那个顾美人刚到上海,还真是巧了。”

结果她晚上到大礼堂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学校各个社团,凡是在迎新晚会上有节目的,都聚在门口或是大堂闲聊。

里边组织者在开会,他们这些表演节目的,都在等着彩排。

好多大三的学生会骨干,看到童言都幸灾乐祸地笑了:“童言无忌,我就说了,我们学生会主席周清晨周大人是不会放过你的,怎么样?又回来了吧。”

晚风习习,众人奸笑阵阵。

她摆出一个苦瓜脸,进了大礼堂。

校礼堂分上下两层,能坐三千五百人。

由于是节目组的内部会议,也是彩排阶段,内场的照明灯都是暗的。台下只有二十几个学生,却意外地出现了不少老师。她刚一进后门,就看到顾平生站在几个老师中间,依旧是很简单的白色衬衫和暖棕色休闲裤。因为离的远,看不清楚眉目神情。

无形中,就让人不由自主地留意他。

童言忽然觉得玄妙。

七天里她往返于京沪,而顾老师也是如此。他们在北京有过短暂的交流,然后回到这里他仍是站在讲台上的老师,而自己仍旧是那个愁苦于大物的学生。

“童言。”内场空旷的很,这个名字被喊出来就一直荡撤着,回声不断。童言忙沿着一排排座椅走下去,一直走到舞台下:“杜老师。”

学生会的负责老师,人称杜半拍,做事说话永远慢半拍。

她好不容易摆脱杜半拍的折磨,没想到才开学五个星期,又顺利回来了。

童言看向顾平生,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听见杜半拍对顾平生说:“这是我们这两年培养出来的女主持,经验非常丰富,还是法学院的高材生……”

童言笑得有些僵,十九人的班,每次期末排名都是第九,算高材生吗?

他只笑了笑,说:“我知道,她是我的学生。”

她马上配合:“顾老师,好久不见,假期过得好吗?”

顾平生点头,波澜不惊地看她:“很好,谢谢。”

杜半拍听到这句话,才恍然大悟:“啊,对啊,顾老师是法学院的老师,正好这学期教童言?”

顾平生点头:“是,很巧,这学期她在上我的课。”

两人身后所有学生和老师,都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

顾平生的特殊性,让他们始终觉得是在强人所难。如果两个主持人已经有几个星期的接触,那绝对是天公作美,有意成全。

后来听杜半拍解释,童言才明白为什么顾平生肯答应。今年是110周年校庆,学校将连着举办一次晚会,一次音乐会,还有一次盛大的优秀校友聚会。

鉴于这个年份特殊,学生会决定把迎新晚会和校庆晚会合并。

如此场面,难怪能请的动老师级别。

“童言啊,”杜半拍亲自给她拧开矿泉水,递给她,“本来呢,这种晚会肯定要请专业主持,但校长的意思是要亲民,所以音乐会和校友聚会,就交给专业主持了,晚会还是让学生挑大梁,比较有纪念意义。”

童言明白,自己彻底上了贼船。

这种抛头露脸的活动,对一般人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机会,额外拿到什么直升名额。可对她来说就是要完全耗费所有业余时间,不停彩排,不停串稿子,还要面对各种现场突如其来的压力……

她对直研直博的名额,从来都没什么兴趣。

读大学的目标就是顺利毕业,赶紧工作,然后真正独立养家。

可既然站在这里,再说什么都沒有用了。

结果她和顾平生作为主持人,只能直接留下,开始评审各个社团和私人组合的节目。他们两个坐在最后一排,遥望着舞台。

除了第一排评审人,还有舞台上的演员,整个三千五百人的礼堂都是空的。

童言喝了口水,悄悄侧头去看顾平生。

然后,就如此淬不及防,撞上了他的目光。

“顾老师以前做过主持吗?”她下意识找到了话题。

“在宾法大学做过,不是校庆,是医学院的party,”顾平生看着她说,“不过是很久以前了,还是读医学院的研究生时候。不过没有这么……”

“这么多条条框框是吧,”童言理解了他的意思,“是啊,很麻烦,学校的校级晚会越搞越大,我都觉得像春晚一样了。”

她说完,像是想到什么,马上翻手里的晚会流程。

要死了。

她凄然侧头:“果然是春晚。我们要读世界各地校友的来电恭贺……”她脑中甚至能浮现出那晚,自己读这些时,宿舍几个小妞在台下笑成一团的景象。

顾平生也觉得好笑:“你如果不想读,可以都交给我。”

她感激地笑了笑,继续潜心研究晚会流程。

过了会儿,童言才忽然想到了什么,碰了下他的手臂。

看到顾平生侧过头,静看着自己时,她倒是犹豫了……可还是忍不住问出来:“顾老师在宾法读的医,为什么会到北京实习?”

“我母亲,那时候是协和的外科医生,”他说话的时候,难得没有看着她,只是回过头看舞台,“那时候我去实习,其实只是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