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15第十三章 真实的你我(1)

15第十三章 真实的你我(1)

晚会过后一个星期,进入了期中考试周。

此时已近深秋,教室冷的吓人,常年有空调的图书馆自然成了抢手货。

童言趴在桌子上看法理学,被拉丁文弄得头昏脑胀。这门课的老师非要说学法就要学拉丁文,直接给出一本自创小册子,全是英文和拉丁文对照,宣称期末考试50%用拉丁文……

于是,童言只能猛啃这本册子,啃的快傻了。

“philosophy,philosophia,傻傻分不清楚,”童言叹口气,“为什么我要在被英语六级折磨的同时,还要背拉丁文。”

沈遥趴在桌子上,写高数卷子:“我觉得全国最倒霉的法律系,就是我们了。你见过读法律的要反复重修高等数学吗?”

文静静从商事仲裁书下抬头:“补一句,全国的法学院,为什么只有我们从大三开始就要全英文教学?我英语四级还没过呢啊……”

说完,抹下一把辛酸泪。

童言看到文静静拿着的商事仲裁书,忽然想起了顾平生。

上星期他又说家里有事,没有给她补习物理……

沈遥拿着一张写满数学公式的纸头,琢磨着套用哪个,“我觉得我这学期又没戏了,你不是也要重修物理吗?下午和我一起选课去。”

“我在计算机房选好了,你要选什么?”

童言还在半走神状态,轻易就戳到了沈遥的痛楚。

“*思想概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C++,”沈遥特意一字一句狠狠把这三门课念出来,“我不是都挂了吗?全部重修呗,如果这学期高数再挂,也是第三次了。”

……

童言很识相的闭上嘴。

精通三门外语的校乐团钢琴首席,竟然挂了所有人都不会挂,且是开卷考试的毛概、马思和C++……这已经是全班的年度大事记了。

与之相比,数学不挂,简直是天理不容。

当然这话她不敢说。

童言又莫名扫了一眼文静静手里的书,忽然很想给顾老师发个短信,问问他这周是否要给自己补课……可是瞥了眼手机,又犹豫了。

或许,他应该很忙吧。

她们坐的位置和楼梯只隔着一道木质围栏,忽然有很多人从楼上下来,自然吸引了她们三个的视线。看样子应该都是老师,三三两两地边走边聊着。

“哎,那不是童言的噩梦女神吗?她认识顾老师?”沈遥眼尖,迅速抓到了奸|情。

童言看过去时,顾平生和恶梦女神赵茵正并肩下楼。人群中,有人叫了声‘赵老师’,赵茵轻拍了下他的手背,示意有人找自己。

顾平生在看赵老师的时候,也同时看到了她们几个。

只是,看了这么一眼而已。

等到楼梯又恢复清静,沈遥也收好了数学卷子:“我下午三点有高数课,先走了啊。”文静静也恍然看表,惊叫了一声:“完了,一点了,我监考迟到了。”

沈遥咬牙切齿:“我恨你们这些能监考赚外快的。”

文静静嘿嘿笑著:“谁让你马思挂了。”

这种大学公共课一般都是开卷,或是提前给你考卷背。所以监考与否没那么重要,于是学校为节省教师资源,特地让“公正严明”的大三法律系学生监考。每场考试还有80元监考费……

于是,继顾平生后,法学院又多了个让人追杀的理由。

竟然可以监考同年级的人,而且还有外快赚,绝对是全校公敌。

童言监考的是下午三点那场,倒也不急。

只是那两个都走了,她也没有心思再留着,正考虑先回宿舍时,手边忽然被人放了一个纸杯。

一杯纯净水,还冒着淡淡的白雾。

她回头看到的,是早该走掉的顾平生。

好像无论何时何地,他总喜欢递给自己水,非常健康的习惯。

“在背拉丁文?”他看了眼她面前的小册子。

她点头:“法理试题肯定会有拉丁文,不得不背。”

他在她边坐下:“我刚才和赵茵说了你的进度,她答应帮我继续辅导你,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邮箱,或是手机?”

童言愣了下,很快就说:“有的,我有她的邮箱。”

顾平生笑了笑:“论专业水平,她才是正经的物理老师。而且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套路,你跟她上课那么久了,如果有她单独辅导,下学期应该很容易通过。”

因为要和自己说话,他是偏着身子的。

整个人都浸在窗外照进来的阳光里,模糊了五官的棱角。

她点点头:“谢谢顾老师。”

然后,两个人竟都没什么话说了。

她很快就把书都收好,迅速站起来:“下午还有课,顾老师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顾平生点头,忽然又笑起来:“记得,好好学习,不光是我的专业课。”

说这句话的时候,竟是难得认真的语气。

到下午监考时,她早早就到了教室。

按理说应该是一个老师和一个法学院学生,可老师却提前给她打了个电话,声称自己家里有要紧事,就全权委托她了。

她抱着没开封的卷子,一本正经走进教室后,立刻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讲台下有不少一起上过什么体育计算机课的,看到她都乐了。而那些不认识她的,自然认出她是校庆主持,难免八卦情绪上涌。

最令人头疼的是,艾米也在这里考试。

“真是天降福将啊,”艾米看教室外,“童言,就你一个人?”

童言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我是这个教室的监考人。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是闭卷考试,禁止交头接耳,考试期间所有手机都要关闭。学校的纪律大家是清楚的,挂科可以反复重修,但考试作弊不容姑息,一律开除。”

前半句说完,所有人都缄默了。

她看着下边很多熟悉的脸,沉默了三秒后,终于交待了最后一句:“鉴于我是拿人俸禄为人当差,你们多少收敛些。今天就我一个人监考,但外边会有巡考的老师,切记啊,诸位同学。”

后半句说完,下边四十几个人马上乐了。

于是皆大欢喜,考试顺利结束。

艾米很是惬意地蹭上来:“我两个星期没见你了,风云人物,最近在干什么?”

“在学习,好好学习。”

“真佩服你,”艾米长叹口气,“那天晚上的晚会,感觉就像是在演戏,还是一出绝对的青春偶像剧……如今回归平淡,每天除了上课就是考试,会不会很不适应?”

她笑:“早习惯了,又不是第一次上台主持。”

“不一样啊,和你每次都不一样,”艾米努力观察她的表情,“悄悄告诉我,你和你们的顾老师是不是特默契,特投缘?”

她把卷子塞进牛皮袋,封好:“那天是合作主持,当然需要默契。”

艾米看她说话很没底气,仔细看了她一眼后,忽然正经起来:“童言,玩笑归玩笑,你可别吓我。师生恋放在五六年前肯定是个忌讳,现在虽然校风开放了,可还是能不碰就不碰。你没看建院的那对,也是毕业才真相大白的?就这样,学校还不乐意,要和那老师解约呢。”

童言心猛跳了下,踢了她一脚:“别乱说,我还想顺利毕业呢。”

还有11周,77天。

这学期已经过去了一半。

周六,学院办了一场国际环境法学的研讨会。

邀请的都是国际知名的法学院和联合国环境署,光与会名单,就让班里人为陪同嘉宾争破了头。

沈遥的语言天赋,自然顺利拿下专职陪同的工作。

她连着两天,就盯着那个联合国环境署的人,准备彻底搞定之,拿到他的大学推荐信。

“给我两瓶水,”沈遥忽然冒出来,急着对童言说,“快,快,我的联合国推荐信渴了。”童言哭笑不得,从脚边纸箱子拿出两瓶水递给她:“好好表现,搞定了就是耶鲁,搞不定就是野鸡大学。”

沈遥切了声:“推荐信对我感觉十分好,九成九到手了。我已经不屑沃顿商学院了,法学,只有法学才是我的理想~”

说完,忙不迭地跑过去,对着白胡子外国老头,继续鼓吹法学院。都快吹成中国第一了。

童言正看得乐呵,就看到顾平生穿着很简单的休闲西装,陪着几个人谈笑风声往内场走,她听不到他们的说话,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他很熟的朋友。

好像只有和熟悉的人,他才会笑得那么耀眼。

到中午吃饭时,沈遥很仗义地跑出来,陪着童言在招待台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