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18第十六章 悄然的进退(1)

18第十六章 悄然的进退(1)

“所以静静,”她把最后一瓣橘子,递到静静嘴边,“我没什么值得你羡慕的,也要失恋,也会生病,也有好多秘密,不想让人知道。”

她抬头看了眼,这袋已经所剩无几,金属挂钩上,还有满满的一袋需要今晚挂完。

“我记得小时候有次体育课跑八百米,被人从身后踩到鞋,狠狠摔了一跤,那时操场上课的应该有三四个班,全看见了。当时觉得真丢人,怎么能这么糟糕?太可怕了,天塌下来了简直。现在想想,不就是摔了一跤吗?”

她站起来,准备去找值班护士。

“你小时候肯定也有这种事,觉得天塌下来一样。静静,五年后回头一看,也就是摔了一跤,爬起来换身干净衣服,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家境、才能,很多东西都是天生的,就像谁都羡慕刘翔能拿世界冠军,可也就是羡慕羡慕。”

那天晚上回去时,童言也开始有感冒迹象。

到星期一已经彻底成了重感冒。

那晚回来文静静本来说要给她看病的钱,童言没要,那晚她来不及拿静静的学生证,是用自己的学生证看病的,反正学校也能报销。

谁知道,到周一去了才发现,报销的人跷班了。

中午时间,校医院的人并不多。

她开了些感冒药,从二楼走下来,忽然身后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回头看,竟然是那个沈……课代表,他和一个男生并肩站在一起,童言一回头,那个男生立刻眼神一飘,笑著说:“我出去等你。”说完就不怀好意地笑笑,跑了。

沈衡下意识托了托眼镜:“生病了?严重吗?”童言笑了笑:“就是感冒。”“那天校庆,我在宿舍看直播,”沈课代表似乎在想着措辞,略微停顿了下,“你主持的真好。”

“谢谢。”

要是换在平时,她多少会找几句闲话过渡。

可是昨天一晚上鼻子堵堵的,都没有睡好,现在已经没什么精神说话了。

好在这个男生也挺腼腆的,和她沉默地走下楼。到最后站在校医院门口,才犹豫着问她:“看你精神这么不好,要不,我送你回宿舍吧?”

他说的很客气,稍许试探。

“不用,我还要在这里等同学。”

童言做出一副要等人的样子,看着沈衡和他同学走了,松了口气。她从口袋里摸出叠得整整齐齐的卷筒纸,开始擦鼻子……

忽然就进来一条短信。

估计是沈遥,她们三个和自己一起出的门,应该刚才在顾平生那里受了训。没想到拿出手机,竟然是顾平生的短信:生病了?严重吗?TK

同样的话,沈衡刚才也问过。

可他这么问,却让她不自觉地抿起了嘴唇。

一定是宿舍的三个人在受训时候,为了转移话题提到了自己。收件箱里最后一条短信,竟是他三星期前发来的。童言站在医院门口,犹豫了三秒,竟鬼使神差地回了条短信:嗯……有些严重,校医说最好去校外的医院……可是很远,不想去。

发出去了,却忽然心跳的重起来。跳的直发慌。

每次沈遥和一个男孩要开始不开始的时候,总会这么试探。试探是不是在乎自己?会不会紧张自己?如果对方紧张兮兮,那就代表有发展的余地,如果反应平淡,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她每次看沈遥笑眯眯地发短信,一脸春心荡漾,就觉得好笑。

可现在,自己却也在忐忑着他的反应。

身边有几个校医走过,说说笑笑的像是要去吃饭。

等到那些人出了大门,都走得没有影子了,手机依旧是安静的,没有任何回复。

童言有些小失落,把手机放到书包里,沿着校医院的路往回走。

午饭时间,校园里人最多。

她犹豫是去吃饭,还是直接回宿舍泡包方便面,忽然又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

今天怎么了?遍地是熟人。

童言回头,对上沈遥大大的笑脸:“我还说去宿舍找你呢,顾老师说请我们宿舍人吃饭。你手机怎么就没电了?”

沈遥身后不远,就是王小如和静静,还有……顾平生。

今天没有国际商事仲裁课,他穿的更随便了些,浅蓝泛白的牛仔裤和黑色休闲上衣,简简单单的,根本不像是专门给这三个人说教的。文静静正在和他说话,他看着文静静说完,说了句什么,回过头看童言这里。

“顾老师。”

他示意性点头,没说话。

好像从来没有发短信给她,也好像从来没有收到过什么。

沈遥提到顾老师请吃饭,整个人完全是容光焕发。童言明白她又想着怎么去宰杀顾平生,马上挽住她的胳膊:“就东食吧,我昏昏沉沉的,不想走太远吃饭。”

沈遥啊了一声,还没等说话,就被她直接拽进了食堂。

沈遥本来想要点小炒小火锅之类的,童言示意自己和静静在感冒,于是又顺利将吃饭的格调降了个档次,和平时没什么差别,都是各吃各的饭菜,只不过多了个阳春白雪的顾平生。整顿饭沈遥的话特别多,顾平生只在开始吃了两口,很快就放下筷子,安静看着她们几个说话,到最后童言都看不下去了,扯了扯沈遥的胳膊:“你一直说话,让顾老师怎么吃饭?”

“啊?啊……”沈遥恍然,“顾老师你多吃些,不用一直看着我说话。”

他说了句没关系,开始一口口地喝水。

童言扫了眼他面前的饭菜,几乎没有动过。她和顾平生吃过几次饭,他吃的在男人里绝对不算多,可也不会像女生一样,少的只有小猫两三口。

沈遥还想再说什么,可抬了手腕就先惊呼了:“还有五分钟就一点了,上课了,完了,我怎么一到高数就迟到。”

她拿起包就跑,两三步都出去了,才又绕过来说:“顾老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这书读完了,该去做数学题了,再会再会。”

说完,风风火火就跑了。

她这么一走,大家只能各自放下筷子,琢磨着怎么告别。

“你们先走,我要和童言说些事情。”他终于放下水瓶。

王小如马上笑着说正好要去图书馆。倒是静静多看了她一眼。

童言记得她说的话,不管她是怎么看到的,但静静说的是事实,顾平生的确对自己照顾的有些过分……她忽然想起以前高数课,班里有个人是老师的亲戚。

后来被全班人排斥,最后只能转系去读了英文。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个人成绩非常好,老师也从没有特意关照过,甚至应该还有意提高了要求标准,但落在班级同学嘴里,就杂七杂八说什么的都有。在靠书本生活的年龄段,就连最不屑读书的人也会羡慕那些和老师有私人关系的学生。

一个隐形助力,可以解决太多事情。所以这样的人,通常是公敌。

她乱七八糟想着,毫无头绪。

像是一桶冷水浇下来,她终于察觉到,自己在试探着走什么路。

“我下午带你去医院。”他说。

还是收到短信了?

她继续拿筷子搅着面,其实没剩几根了,混着汤水和葱碎。

“收到短信,为什么不回呢?”她低声念叨了一句。

“童言?”

她抬头:“没关系,我刚才开了药,回去慢慢吃就好。”

“给我看看你开的药。”

她从包里拿出很多,递给他两个纸盒和一瓶咳嗽药水。他接过来,翻到盒子的背面,盯着一排排小字看。

童言很疑惑他在看什么,可无奈坐在他面前,不能偷瞄。

他看的实在太认真,童言最后还是好奇,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在看什么?”

“在看这些药的配方,”他说,“你是不是开药的时候,特地和医生要了指定的药?”

她诧异点头:“我很容易感冒咳嗽。吃习惯了,就只吃这几个牌子才能好。”

他笑:“发现了,你要的都是重症病人吃的,”他拿起咳嗽药水,“这个的codeine不低。”童言愣了下,想起沈遥最喜欢说咳嗽药水上瘾:“你说的是让人上瘾的那个吧?沈遥总说我要是喝咳嗽药水,肯定有天会上瘾。”

“也没有这么严重,”他好笑看她,“不过,如果你每天喝几十瓶,或许有这个可能。”

他们坐的是长桌,座位两两相对着能坐十几个人。

到上课时间以后,只剩了他们两个坐在最靠落地窗的位置,还有最外侧的一对男女生。日光透过这么厚重的玻璃,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童言很有学习精神地追问了几个问题,两个人说着话,没有任何中心思想。

直到阿姨过来,把桌上的盘子收干净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