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24第二十二章 洗手做羹汤(1)

24第二十二章 洗手做羹汤(1)

因为进入了考试周,大部分的课已完结。

这周童言一直是在图书馆渡过,她和顾平生都有默契,尽量不在学校里有任何明显的交集。人言可畏,她没有遭遇过,却能想象到后果。

整本民事诉讼法,她已经翻了大半,整整六个小时后,才停止抄写概念,揉着手指关节。看了眼手机,六点。

她用笔尖轻戳着笔记本,很慢很慢地等待着。

身后很多人走过,有要去赶着去食堂吃晚饭的,有刚才下课赶来借书的,还有来趁着吃饭时间抢位子的……

手机忽然亮了下,悄无声息进来一条短信:

复习完了?TK

六点十分,是两个人说好的时间。

每天上午八点到十一点,十二点到六点,她要复习看书,杜绝短信往来。

她拿起手机,因为抄概念,手指已经有些用不上力气。

然后就这样很慢地按着键盘:嗯,看完书了。你在做什么?

我在等你看完书。TK

你在哪里?

在你身后。TK

童言愣了,下意识回头,果然看见他就坐在三排后的长桌尽头,只不过没有看她。而是半撑着头,看着面前班长递到眼前的书……

她回头的同时,倒是班长先看到了她,对顾平生说了句话。

然后,他回头,眼中带笑地看着自己,对班长颔首,也说了句话。

直到两个人走过来坐下,童言才明白班长大人在进行一项伟大的事业:套题。班长自从坐下就频频给她使眼色,意思很明显,要童言和他配合,从顾平生的话里拿到尽可能多的考试题……

“童言,”班长翻了下她拿着的民事诉讼法打印教材,“童言无忌,别看诉讼法了,司法考试还远呢,难得碰上顾老师,多问问这学期的商事仲裁。”

难得碰上?的确五天没了,可短信从没断过。

童言不动声色看顾平生,他右手手肘撑在桌沿,身子斜靠在那里,也看了她一眼。

“顾老师,我个人觉得这个概念无比重要。”班长笑嘻嘻放下童言的教材,继续刚才的话题。

“很重要,”顾平生也拿过民事诉讼法,看童言在上边做的笔记,就在班长翘首期盼的时候,他又补了一句,“其实,你仔细复习一遍,会发现凡是我讲过的,都很重要。”

童言暗笑,看班长吧唧吧唧嘴巴,很无奈看自己。

她只能装作纯良无害,不好意思对顾平生笑笑:“不好意思,我还没复习到商事仲裁……”班长彻底黯然神伤了,见和顾平生说了那么久也没什么有用信息,很抑郁地借口说吃饭,留下了他们两个。

他放下教材,又随手拿起了她的笔记本。

“在准备司法考试?”

她先是嗯了声,很快就点了下头:“今年没有报名,准备大四考。复习了四天的期末考,今天想换换脑子,就拿民诉看了。”

他继续看着她做的各种笔记。

她复习了一整个下午,思维已经有些迟钝了,索性趴在桌上,头枕着手臂去看他。

“一般法条,你需要看几遍?”他又指了指厚的像砖头一样的法律条文。

她竖起一根手指,自豪说:“一遍,我记忆力很好。复杂的就边看边抄一遍,基本四五年都不会忘掉。如果遇到很重要的东西,我还能立刻说出具体在哪本书,第几页。”

他眼中有惊讶,她更是笑得得意。

这种骄傲,不同于同学的竞争。更像是很小时背下九九乘法表,在奶奶的小学里给几个数学老师背诵,然后看到奶奶眼睛里的笑意。

想要优秀,只想让最亲近的人为自己骄傲。

“天生的文科生。”他毫不掩饰赞许。

童言温温笑著,手放下来,偷偷地碰了下他搭在桌子边沿的手,有些凉,应该是刚才从外边进来的,还没有热起来。她的手指刚才碰到他手背,就被他反手握在了手心里,很快攥紧。

两个人身后还有几个男生在看书。

这个角度被桌子挡着,虽然看不到,可还是让她紧张的要命……顾平生倒像没发生任何事,一只手继续翻着法律条文。

“明年几月考试?”

“九月,”童言心跳的有些乱,想要抽开,却徒劳无功,“你没考过吗?每年都一样的时间,应该……没变过吧?”

他摇头:“我没考过,好像也不太需要考。”

也对哦。

童言想起他只是大学老师,似乎没有硬性要求要考这种东西。

“我考了美国三个州的执照,不过回国了,也没什么太大用处,”他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笑著说,“平凡也考了美国两个州的执照,可是考中国司法考试,也不是一次通过,好像考了两次。”童言努力让自己不笑,可还是没忍住:“你是想让我不紧张吗……”

他始终闲聊着,她悄然动了下手指,看到他似乎笑起来,却没有松手的意思。

平时图书馆里很少有人聊天,或许是因为晚饭时间,远远近近,都有人在低声聊着笑著,她心神不宁地坐了几分钟,终于告饶:“不是吃饭吗?我饿了。”

他好笑看她:“不闹了?”

“不闹了……”

她举白旗投降,无论是内心强硬度和脸皮薄厚度,都完败。

两个人特地去了离学校比较远的地方,快吃完的时候,她才说出了苦读一周的等价心愿:“我这周都在复习,明天应该没什么事。”

整整一周没见,周六正好可以休息休息,和他在一起。

具体做什么?她也没想好。

最后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只是换了个地方读书。

顾平生绝对是故意的,她坐在他书房里,难得休息时问他几个问题,或是随便聊两句,他从来不说中文……

他家里有地暖,房间里很暖和,暖和的让人想睡觉。

童言对着一个概念,抄了三遍,一个字不差,最后竟然都没有记住。她下意识将笔在几个手指间转动着,悄悄侧过头看他,过了会儿,他才似乎有所察觉,也放下书看她。

“先说好,”她伸出手,比了个禁止的手势,“让我休息休息,不要再说英文了……我这学期的六级已经考完了。”

“看完了?”他终于恢复正常。

她点点头。看了一星期的书,法条概念案例,案例概念法条……已经快傻掉了。

好在他也察觉到她深受折磨,终于放弃了继续监督的念头。

她站起来,走到阳台上看外边灰蒙蒙的天。

是要下雨?还是会下雪?

她忽然想起刚来上海时,经常被宿舍三个人嘲笑:“那时候我冬天一上课,就觉得好悲惨,他们都嘲笑我是北方人还这么怕冷,”回头笑着对他说,“我简直没法和她们说,我第一次穿着羽绒服,却打着雨伞时是多么崩溃……从小我只知道冬天会下雪,却不知道冬天还有倾盆大雨。”

他随手剥了一颗奶糖,就着糖纸,把乳白色的糖块喂给她:“如果不习惯的话,不如毕业直接回去。”她咬住糖,含在嘴里:“肯定要回去,否则没人照顾我奶奶。”

这两年她已经很后悔了,因为想要离开很糟糕的环境,却忘了还有个老人,纪越来越大,需要照顾,也需要陪伴。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竟然真就下起了雪。

童言还没兴奋十分钟,就变成了雨。终究是南方,严寒撑不起一场雪。

“晚上吃完饭,我再送你回学校,”他似乎看童言吃的很开心,自己也剥了块奶糖,吃进嘴巴里,过了会儿才说,“是挺好吃的。”

她瞄了眼他手里的糖纸:“你吃的是什么味道的?”

“好像是红豆,”他把糖纸拉开,看了眼名字,“平凡从小就喜欢吃大白兔,我记得都是白色的,没想到现在也有红色的。”

她也是从小吃。

可没吃过红豆味……她转过身从书桌上的玻璃盘里找了半天,才哀怨看他:“你吃了最后一块,这里有酸奶和原味,没有红豆了。”

他笑著靠在书桌边:“没关系,还有我。”

说完就把她拉过来,圈在怀里,开始低头很认真地香香嘴巴……

两个人都刚吃完奶糖,唇齿甜的发腻,哪里能吃出是什么味道。这里不像电影院,没有迷惑人的场景灯光,没有急的要撞破胸口的心跳……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腻味着,闭上眼或是睁开眼,满眼就只有他。

天渐渐黑下来,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

她抿唇笑,把头偏开:“我好像该走了。”

“我昨天晚上买了很多食材,我们在家吃完,再送你回去。”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