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30第二十八章 只想在一起(1)

30第二十八章 只想在一起(1)

他说完,从架子上挑了个大小合适的刀,把西红柿切成了六瓣,头也不抬地问他:“是不是切完西红柿,我就可以让位了?”

童言一声不吭,似乎没有听到。

很多的情绪,她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暴露过,就算在家,还要维持一副毫不在乎、没心没肺的表情。哭什么的,只有彻底扛不住的时候才会有。

顾平生偏过头看她:“怎么了?”

“不知道,”童言长出口气,“我觉得我快被你说哭了。”

他听得好笑,随手拿起瓣西红柿,喂到她嘴里:“不要哭,我不会安慰人。”

“那你还说这么煽情的话……”她眨眨眼,觉得快坚持不住了,眼泪已经快充满眼眶的时候,马上把脸埋进他怀里,顾平生只能又放下刀,抱着她哄了半天。

后来想想,具体说了什么,童言记不清了。

只是非常印象深刻地判定,他真的不会哄人。

门忽然就被拉开,顾平凡刚想要说什么,看见童言迅速从顾平生怀里跳开,竟还红着眼眶,不禁笑了:“我可以进来吗?”

顾平生懒得理她,随手拿起一瓣西红柿,吃进嘴里。

顾平凡关上门,亲热地揽住童言的肩,凑在她耳边说,“悄悄告诉你,他从来不会哄女朋友。以前我去看他的时候,亲眼看到一个金发美女在他房间,哭得歇斯底里,他却坐在沙发上任由女朋友摔东西,自己就只是看书,”顾平凡说完,抿唇笑起来,“如果是我绝对受不了,他这个人谈恋爱估计需要推一下,动一下,会不会很无聊?”

“还好……”童言努力回忆着,貌似顾平生还是挺会说话的,“顾老师挺好的。”

“好?怎么好?”顾平凡好奇看她。

……

童言有些窘,这种问题怎么说?

她被顾平凡看得有些脸红,被个三十岁的女人追问这样的问题,对方又是顾平生的表姐……还真是怪异。好在顾平凡不是个很八卦的人,只是对着顾平生不怀好意笑了笑,就转入了正题,大意是给他安排好了复查什么的。

两个人只是寥寥数语,语焉不详。

童言把饺子几个几个的扔到沸水里,装作听不懂。

因为开了炉灶,厨房很快就热起来。

顾平凡离开时,水正好沸了第二次。

她接了一碗凉水,倒入沸水中,扑腾的饺子再次安静下来。顾平生时不时给她喂上一小块西红柿,到最后两个准备做糖的西红柿,都被他们两个吃完了。她回过头看了眼仅有淡红色汁水的案板,抱怨看他:“早知道你要生吃,就加些白糖凉拌了。”

他笑了笑,很自然地凑近,刚想要亲的时候,童言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我有短信。”童言偏头躲开他,拿出手机。

陌生的号码,毫不陌生的语气,是方芸芸:这几天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

语气平淡的就像是普通的老同学,如果不是陆北的关系,或许她真的只是个老同学,还是个关系不错的朋友。

童言按下关机键,把手机又放回口袋,继续认真煮饺子。水烧开第三次的时候,沸腾了很久,她却盯着水面没有任何反应。

站在他身后的顾平生把下巴搭在她肩膀上,低声说:“童言无忌,饺子快煮烂了。”

童言恍如梦醒,忙把火关上,给他盛出饺子。

然后又开始手忙脚乱地找醋,到最后都准备妥当了,把筷子递给他,顾平生接过来,吃了一个饺子,在热气腾腾的白雾中,把她一把拉过来,抱在了腿上:“我不吃韭菜,过敏。”她啊了声,指着一盘饺子:“这些都是韭菜的?”

“不是,”他回忆着,说,“应该还有猪肉白菜的,刚才忘记告诉你了。”

其实这两种馅料,大概透过饺子皮能看出颜色差别。

可是童言听他这么说,不太放心,就夹起一个咬了半口:“这个是猪肉白菜。”

刚说完才觉得不对,自己咬过了再给他吃……

顾平生微微笑起来,咬住她筷子上的半个饺子,吃了下去:“这个方法不错。”

“你不会……都让我咬过再吃吧?”童言觉得大半夜的,又是在他外公家厨房这么做,实在有些过于暧昧不良。

“还有一种方法,”顾平生用筷子在饺子上戳了个洞,“这样估计更简单些。”

童言咬着筷子头,哭笑不得地盯着他。

也不早说……

他低下头认真吃饺子。

童言很喜欢看他吃东西,吃相好看,可是又不是那种端着架子的吃法。

每次看他吃,都觉得自己烧的东西格外好吃。

两个人都饿得有些发慌,很快就吃完了,开始继续忙活着洗碗。这种工程都是顾平生主打,童言最多是拿个干净的擦碗布,一个个擦干净水,整整齐齐码放在碗柜里。

忙活了半天,其实只是一起吃了晚饭,就要送她回家。

因为时间太晚,顾平生怕叫不到出租车,就自己开车送她回了家。车听到楼下的时候,她忽然很舍不得,只是和他闲聊着,不愿意下车。

车里的空调很暖,他只穿了件衬衫,领口的两粒纽扣没有系,从她这个角度能透过领口看到刺青。她从来没有仔仔细细看过他身上完整的图案,很好奇地指了指他的肩膀:“你的刺青,是从小臂到肩膀的,完整的图案是什么?”

他顺着她的手指,低头看了看自己:“要把上衣都脱掉,才能看到全部。”

童言眨眨眼,又眨眨眼,脸红了。

她发誓她不是这个意思,绝对没有借机吃豆腐的意思……

顾平生看出她的念头,轻弹了下她的额头:“小脑袋里在想什么?”

她揉着额头,忽然就想到了顾平凡的话:“我在想,你好像一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

“你的ex,”她好奇的心思,绝对压过了吃醋的*,“你姐姐说,你以前的女朋友是个金发?美女?”

他估计没料到她把话题转的这么快,似乎是回忆了会儿,才说:“好像是,不过是很久以前了。”

迄今为止,她除了学校的留学生和外教以外,还没怎么接触别的外国人,尤其是金发美女,真的是没见过。她想象了下欧美电视剧里的场景,往顾平生身上套,却怎么想怎么别扭……“为什么是很久以前?”

难道受过什么情伤?

“她见我那个女朋友的时候,应该是高中,”他真的开始很认真交待起来,“那时候年轻,有几年的时间很喜欢女孩子,后来又忽然觉得这种事很麻烦,开始慢慢把兴趣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高中啊?”童言默默计算了下,“真的很遥远了。”

难怪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他吃完饭出来,很实在地感叹着没有什么经验。最后竟然带自己去望弥撒……她有些想笑,随手拨弄着空调的风向,暖暖的风吹到手心里,很舒服。

“初恋呢?”她不死心,又追问他,“还记得吗?”

“是个华人,”他给了个简短答案,微笑了笑,给她解开安全带,“满意了?”

哪里有满意……

她眼睛眯起来,觉得自己在找罪受,看看,又吃醋了。

还是自找的。

童言看了眼他手腕上的表,十一点十五。

“我这个假期很空,”她侧靠在副驾驶座上,看着他,“你呢?”整个晚上回忆起来,似乎没有做什么正经事,饿着肚子跑到他家附近,面包房里边给手机充电边发呆,到最后才不过见了一个小时不到,吃了一盘饺子……

可就是这样过了整晚,却缓解了白天的心神不宁。

她看着他,觉得什么都不重要,只要在一起就好。

“过了这几天,我也没什么事情了,”他把后座她的羽绒服拿过来,递给她,“所以你只要方便出来,随时可以告诉我。”

她嗯了声,接过羽绒服穿好,刚想说什么,就听见有人在她身后轻叩车窗。

童言回过头,心猛地跳了下。

奶奶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的,此时就走到她这侧的车门边,要不是敲了车窗,连顾平生都没留意。他低声提醒她先下车时,童言才恍然打开车门:“您怎么下来了?外边这么冷……”

奶奶的神色有些严肃。

替她戴好羽绒服的帽子后,看向另一侧走下车的顾平生:“顾老师,有时间谈谈吗?”

顾平生是紧跟着童言下车的,根本没来得及穿外衣。很大的北风里,他衬衫的下摆被风吹得扬起来,却并没有上车拿衣服的意思,只是颔首说:“好,您是想在这里,还是上楼说?”

作者有话要说:卡卡卡卡了我十天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