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34第三十二章 再没有过去(2)

34第三十二章 再没有过去(2)

他一直有早起的习惯,睡到六点多就醒了过来。

身边的人似乎真的是累坏了,身子蜷成一团,紧紧靠在他身边睡得很熟,长发就散在枕头上。或许好是房间里太热了,她的脸有些微微发红。

他就这么看了她很久,终于拿起手机,给平凡发去一条信息:

我决定回美国做手术。TK

手机很快震了震:真的?我马上给你安排。

他有些无奈笑起来:好像我以前也是学医的,应该可以安排好一切。TK

短信发出去,顾平生侧头又看了眼她,脸似乎是越来越红了。

他把她的胳膊从棉被里拿出来,放到被子外边。过了会儿,她的呼吸开始平缓下来,脸也渐渐回复了原本的色泽。

平凡的消息也同时跳了出来:如果你坚持自己安排的话,起码要在决定主刀医生后通知我。你已经做过一次手术,这次难度更大,恢复期也更长,做好准备。

他简单地回了个好字,就放下手机,穿上了衬衫。

等到童言醒来的时候,他不在房间里,外边也没有什么动静。

她探身去拿衣服的时候,发现都被他铺了干净的浴巾,放到了地板上。很奇怪的做法,可是拿起来才发现衣服还有些温度,丝毫没有冬天起床后的冰冷。

她穿好衣服走下床,刚才走出两步就像是想到什么,忙回身掀开被子,下一秒就有些呆住,脸瞬间就红了个彻彻底底。她迅速掀开床单再看下边,已经有些欲哭无泪了,可是总不能把整个床垫都换了吧?

她最后只好选择性失明,只把床单换了下来。

顾平生家的洗衣机是在阳台上,虽然是封闭式的,但是仍旧比室内冷了不少。她怕洗衣机洗不干净,把大半的床单浸在冷水里,刚才拧开水龙头,就听见客厅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她马上心虚地把床单塞进洗衣机里,在身上擦干手。

“这么冷,在阳台做什么?”顾平生边脱下黑色外衣,边看她走向自己。

……

童言犹豫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

怎么说……能怎么说?

他看她手指有些发红,握住,凑在眼前看了看:“在洗东西?”

她点点头。

他沉默了几秒,像是明白过来了,似乎想要忍住笑的*,可还是没控制住,很快就笑出了声:“不用洗了,直接换新的吧,我明天会送到干洗店去洗。”

童言诧异看他:“那怎么行?”

他一个大男人拿着这样的床单去干洗店……

顾平生笑得越来越明显,搂住她低声说:“没关系。”

他用手给她暖着手,童言刚才觉得手指开始恢复温度,就感觉有些微妙的冰凉触感,从指尖滑下来,一枚不大不小的戒指,完完整整地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素净的戒圈,再没有多余的装饰。

“我对上海不是很熟,找不到最适合你的,”顾平生的声音,就在如此近的距离,清晰地告诉她,“我知道这个不能太敷衍,但你还在念书,这个款式应该可以暂时替代。”

她如同听不到一样,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指,一动不动。

手被他半握着,还有些被冷水冻红的痕迹。

四周那么安静,没有任何声音,包括他也再没有说任何话。最后还是她先抬头,打破了沉默:“顾平生,你是要求婚吗……”

莫名其妙,眼泪就哗哗地往下落,毫无预兆。

毫无预兆的戒指,毫无预兆的求婚,毫无预兆的一切。

实在太不浪漫了,怎么能有这么不浪漫的人。

“只是补了一个戒指。我记得,曾经很清楚地说过,只有在婚姻中,性才是一种最亲密的爱的表达,在婚姻外的任何性都是错误的,”他半开玩笑地看着她,“所以昨晚,你应该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对吗?”

童言又是哭,又是笑的。

根本就接不上他的话。

“我父母是师生恋,”他靠在阳台的玻璃门上,把她搂在了怀里,“我是他们的私生子,也是这个原因,我和母亲的关系始终不好,甚至在她去世的当夜还大吵过。也是在那天晚上,遇到了你。”

“你很像小时候的我,是非观太强烈,行为又偏激。我很想彻底打醒你,以免十几年后,你会和我一样,对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都追悔莫及,”他的手心,贴在她当初被打的那半边脸上,轻轻摩挲着,“后来再见到你,不知道为什么,总想去照顾你,反倒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是你的老师。对不起,言言,我发现对你的感情后,首先选择的是逃避。”

她仰头看他:“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他继续说,“逃避绝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

童言终于忍不住,微微笑起来:“说完了?”

他也笑起来,没有说话。

她向他靠过去:“所以,你这就算是结束了这辈子唯一一次求婚?准备就这么敷衍了事?”看来不能乞求他有什么意外惊喜了。

能把这么动人的场景,变成自我检讨大会,他也真是可爱。

“还有最重要的,”顾平生想了想,坦言道,“我没有一个完全健康的身体。”

童言摇头,想要说话,却被他制止。

“但我会尽力,恢复健康。”

他从口袋里拿出另一个戒指,递到她眼前:“所以,你原意吗?”

那么一瞬,童言有些呆住。

然后,嗤地一声笑了,接过他的戒指,很认真地把银色的小小一个戒指,套上了他的无名指。有人求婚是预备好两个戒指,其中一个是留给自己的吗?

估计只有他了。

顾平生的手骨肉均匀,毫无瑕疵,记得最初重逢的时候,她曾赞叹过这就是一双美剧里渲染的外科医生的手。

股骨头缺血性坏死。

或许,这才是他离开手术台的真正原因。

她有那么一瞬的心酸,手指在他的无名指上停了一会儿,才认真抬起头:“无论疾病还是健康,富有还是贫穷,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很多年前,当她第一次从电影里看到结婚的场景,就觉得神父问的很有感觉:

无论疾病还是健康,富有还有贫穷,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当时年纪小,并不能理解“疾病还是健康”、“富有还是贫穷”之间真正的意义。但或许是家庭环境的原因,她对“婚姻”这个词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而这样仓促的决定,却并没有让她有任何的排斥。

顾平生握住她的手。

用自己的手指,把她的无名指撑起来,低头吻了吻那枚戒指。

窗外的日光苍白萧瑟,却仿佛再和这个房间没有关系。

因为第二天有课,晚上她就回了学校。

出租车依旧停在教学楼附近,离宿舍楼很远的地方。顾平生和她走下车,替她拿下行李的时候,忽然就有人叫了童言一声。

童言下意识抬头,顾平生看她的动作,也向身后看去。

“赵老师。”

童言有些尴尬地打着招呼。

八点多的时间,大多人都刚才返校,没有什么人会在开学前一天热衷晚自习。所以教学楼这里难得没什么人,只是没想到这么意外能看到赵茵。

她似乎也很意外,看了看童言的行李箱,才笑著去问顾平生:“听说你这学期准备停课?是家里出什么事了?还是复查的结果不好?”

“复查结果不是很好。”他简略地告诉她。

赵茵似乎很熟悉他的病史,两个人大致说了两句,她才将视线转向童言,笑著说:“上次我给你补课做的测试,结果还不错,你这学期的大物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不过还是多努力努力,学积分高的话,毕业后再申请学校比较有优势。”

童言点点头,目送她离开,直到很远了,才看顾平生:“赵老师是不是真的喜欢你?”

“好像是,”顾平生略微思索了一会儿,故意说,“似乎喜欢很久了。”

……

好吧。

童言觉得这学期的大学物理,更难挨了。

她想了想,还是不死心问他:“你说,她看出来了吗?”

“看出什么?”他把行李箱的拉杆递给童言。

她接过来,一只手撑在上边,伸出右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刚才她可是特意把手□了羽绒服口袋,就怕被发现。

“不知道,”风很大,他拉起她的帽子,给她戴上,“等你大四回北京实习的时候,我们去办手续。”她愣了愣,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很轻地嗯了声,想到他听不到,只好张开嘴说:“好,”可想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