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36第三十四章 有一些想念(1)

36第三十四章 有一些想念(1)

用沈遥的话就是,其余所有人都只是背景,完全不自知、不识相的背景……所以她以自己崇拜顾老师为由,把那张作废的照片从班长那里骗来。

拷给童言时,还特意指导她怎么用photoshop裁剪图片。

童言坐在他的书桌旁,极为耐心地处理着那张照片,认真程度完全不亚于当年的C++考试。甚至没留意到他已经走近:“在做什么?你已经对着电脑一个多小时了。”

童言自得其乐地盯着屏幕上的合影:“把我们两个裁出来,留作纪念,”她指了指照片的右下角日期,“今天是2月14日……你一定要明天就走吗?”

她边说,边偏过头去看他。

“早去一天,就能早回来一天。”

道理是对的,可是太过突然的决定,让她开始怀疑他复查的结果究竟有多差?而且又是突然从北京改去了美国,虽然说治疗效果可能更好些,可却也让她更难安心。

明着暗着追问了一个下午,他都是轻描淡写地带过,只保证会在半年内,完全健康地回到她身边。半年,并不算很短的时间。

或许以他的性格,真的是恢复到完全与常人无异,才肯出现。

顾平生一只手撑在桌边,一只手撑在椅子的靠背上,探身看照片,难得穿了一件纯棉的淡粉色的格子衬衫……这个颜色,在他穿来竟然没有半点儿轻浮,反而有那么些,什么呢?美人如玉,芝兰玉树?

童言笑著扯了扯他的衣领:“顾先生,你今天是特意穿了粉红色吗?”

他看她笑得揶揄,反倒不慌不忙地低头,轻咬住她的下唇:“不好看吗?”

“……好看。”

她喃喃着,含糊不清。

他没去看她说什么,直接伸手,勾住她的腿和身体,把她整个从椅子上抱起来:“顾太太,你对着电脑整个晚上了,对眼睛非常不好,也很不利于培养夫妻感情。”

其实她就想修一张两个人的合照,趁着今晚打印出来,放到他钱包里。

他边往房间走,边深入吻着她,她觉得牙根都有些发软,搂住他的脖子,断断续续地吻回去。等到他快走到门口,她想要伸手去摸电源开关的时候,忽然就觉得重心猛地一偏,下意识搂住他的脖子时,已经被他很快放到了地上。

放的太快,脚被磕得有些疼。

可下一秒,她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明明知道他听不见,仍旧很急地问了句。

顾平生靠着门边,像是知道她吓坏了。

因为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她的额头说:“没关系。”

她的手都有些抖,摸了半天,才摸到卧室的开关。

暖黄的灯光,将四周都照了个透彻。

他除了倚靠在门边的动作,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可是从刚才到现在,他根本没有动过分毫,也就是肯定是有很大的问题。

童言想要扶他,却不不知道怎么扶,只是茫然无措地光脚站在他身边,心疼的都快哭出来了:“到底怎么了?你能不能说句实话?”

她甚至不能控制自己说话的音量,和话音里的颤抖。

幸好他听不到。

顾平生笑了笑,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她已经控制不住往下掉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地板上。一半是因为被他吓到了,另一半却是因为无法掌控的害怕,她怕他真的有什么更严重的后遗症,没有告诉自己,又怕他这次去治疗的效果不好……

不安从未如此汹涌,几乎是一瞬间就侵占了她由内到外的每寸意识。

他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伸出一只胳膊去搂她:“就是这里忽然有些疼,”他指了指大腿和腰胯,“现在好多了。”

“很疼?”她伸手,有些不确定地碰了碰他的腰胯,又沿着那里,很温柔地滑到大腿的地方,仰头问他,“揉一揉管用吗?”

她边说着,边试探性地揉了两下。

“很有用。”

他的眼睛里,似乎有笑,又似乎有些炙热。

“真的管用?”她仍旧悬着心,不太确信地看他。

“真的很有用,”他的声音有些柔软,眼中倒影着卧室的壁灯,笑里竟有些难掩的性感,“只是顾太太,你再这么揉下去,顾先生就真的吃不消了。”

说的这么明显,傻子也懂了。

再说她又不是傻子……

童言一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抽回手,抹干净了脸上的眼泪,心底却有浓郁的不安,挥之不去。

只是这个时候,在他离开前一天晚上,不能这么小题大做,让他反而担心自己。

“我累了,睡觉好不好?”顾平生还想要去抱她。

“好,”她躲开他的动作,三两步跳上了床,“我主动上床,你千万别再抱来抱去的了。”

虽然地板是暖的,可毕竟是冬天。

她一钻进被子里,就用手捂着有些凉的脚,看着他走过来。

似乎真的是没有问题了,脸色也没变,走路的姿势也是正常的……她专心致志去观察他是不是因为怕自己担心,硬撑着装没事。顾平生脱下牛仔裤了,她还是忍不住盯着他的腰和腿的位置,仔细观察。

然后愕然发现……自己已经盯了很久。

“看完了?”他坐到床边,想要掀开被子。

她却忽然压住被子边沿:“要不你今晚睡客房吧?你身体……不太适合和我睡一起……”她努力措辞严谨,最后反倒适得其反,引得顾平生笑起来。

“放心,”他直接拉开羽绒被,一只手就把她捞过来,贴在自己的身上,低声说,“这么简单的事,我能应付。”

有关于一个男人能不能应付同床的问题,的确是不该当面质疑的。童言用几秒自我检讨了会儿,终于抬手抱住他的腰,脸贴在他肩膀上闷闷地纠结了半天,才挣扎着抬起头,看着他说:要不,我来吧?

她终于发现他听不到的唯一坏处。

就是本该娇羞无比,闷声喃喃的话,偏就要看着他的眼睛说。

什么面部表情,心理活动,目光闪烁,完全无从逃避……

所以直接的效果,就是顾平生彻底用行动证实了自己的能力。整个夜,两个人都辗转在床上,羽绒被完全跌落床下,身上的汗一层层的消散又浮起,中央空调的风仿佛就直接吹打在身上,有些湿凉和柔软。

她的手臂,最后软的几乎攀不住他,浑沌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到彻底陷入沉睡时,她也没分清窗外是否已经天亮了。

第二天她只有两节课,是大学物理。

没想到为了送顾平生走,她大学第一次逃课,就如此献给了赵茵。

“赵老师第一次点名发现我不在,会不会直接把我拉入黑名单呢?不过也没什么,有你在,估计我早就被她拉黑了……”她在海关关口外,开着玩笑,掩盖着低落的情绪。

顾平生没说话,从牛仔裤里摸出钱包,抽出张照片,递给她。

递过来的时候,是背向上的。

她翻过来看,竟然是当初她被迫陪他去爬长城的时候照的,照片上她的脸红扑扑的,还能看出额头的汗水,身边的他对着日光,笑得很好看。

两个人还没有亲密的关系,自然照相的时候,动作拘谨了些。

虽然身体是靠在一起的,表情却都刻意正经了些,现在看来,却多了些有趣的心理。是怎么样的过程,让两个人在一起的?她仔细想,也想不到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可就如此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地这样了。

她把照片收到背包里,故意撒娇性地握住他的手,两个人的手指交叉握住的瞬间,忽然就涌起了强烈的不舍。

根本就松不开,那只手。

“你回美国,会不会碰到初恋?或者是那些金发的,棕发的前女友?”她开着玩笑,强迫自己抽回手,没想到他却忽然用力,没有让她逃开。

他手上力气很大,脸上的笑却很轻松:“应该不会,我的行程很满,满到只能呆在医院和家里。”

“好吧,姑且相信你,”她挣不开,索性用了力气,握得比他还要紧,“你答应我半年回来,就一定要在半年内回来,否则……过时不候。”

其实,真正想说的是,

不用很完美,不用真的像个健康人一样才回来。

康复训练可以慢慢来……

可是犹豫了很久,还是没说出来。

两个人就这么紧握着手,四周都是告别的人,还有很多很多告别的话,充斥着所有的视觉和听觉。仿佛这个时候不说些什么,做些什么都是不对的,可她真的不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是撑着笑,把所有担心都压在心底最深处。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