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42第四十章 当时的爱情(1)

42第四十章 当时的爱情(1)

售货小姐听到了这句,很是艳羡地看了眼童言。

这种话听上去,怎么都像是小姑娘找了个金龟婿,还是那种要什么有什么,莫名其妙深情宠爱的类型……可这话,对于说的人和真正听的人,却完全不同。

晚上回到医院,另外床的病人已经睡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家属陪护。靠窗的家属拉上帘子,在低声和病人聊天。

她翻开笔记本,开始看一叠打印出来的笔记。

沈遥为了表示自己的记得很辛苦,时不时在两行字之间加个(),表达上课的感想。比如(邻桌男生在看我),(噩梦女神今天穿的很土)什么的,总让童言能联想出她上课的状态……她看了会儿,给沈遥发了个短信:顾平生回来了。

不到一分钟,沈遥马上就打了个电话。

“回来了?真回来了?!”沈遥明显比她亢奋多了,“我说,要好好教育才行。出这么大的事情,竟然现在才回来……不过算了,男人嘛,总有很多借口,过得去就行。”

童言听得笑死了,拿着手机走出房间。

“他有没有抱着你,狠狠地亲一口,说老婆辛苦了?”

“……算有吧。”

沈遥兀自笑得欢:“你在家里?还是在他家?还是在医院?”

“在医院,”她站在病房门口,看着两个护士走过,“最后一期化疗,大概7月可以出院,正好回去考试。”

沈遥整天自己住着一个宿舍,早就寂寞的抓狂了,听见她这么说,马上欢呼雀跃,很快说:“反正他回来了,让他帮你守夜。男人就该这时候挺身而出,考验考验。”

童言含糊了两句,拿着笔记,开始问她那些潦草的地方。

沈遥物理也烂的一塌糊涂,大多数都是记过了就忘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还硬撑着面子胡说八道了一通,听得童言更是糊涂了。

最后还是决定,明天去问问顾平生。

电话挂断的时候,正好听到值夜班的几个人聊天。

八卦丛生中,隐隐有“顾医生”这个词,她潜意识觉得可能和他有关,就装着低头发短信,仔细听着内容。渐渐发现不对的地方,听下去才明白这个“顾医生”指的是他的母亲——顾童柯。

很多的评价,都很好。

什么顾医生对人很好,对病人更好,对自己带的硕士生也很照顾,就是再忙,也会到外省市去做手术。她无意识地按着手机键盘,想象他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从他过往的话里,她母亲总是个很冷静的人,甚至教导还是孩子的他控制情绪。

“我也老听人说起顾主任,脾气好什么的。现在的这些,都太瞧不起人了,那天我还看见心内三个副主任大打出手呢,”小护士撇嘴,“两男一女,互打嘴巴,那叫一个热闹。”

小护士说的眉飞色舞。

她听得差不多了,刚想要转身回去,忽然听到了他的话题。

“其实,顾医生的儿子脾气就不好,总是冷冰冰的,”有个看起来快三十岁的护士,忽然提到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童言却能猜到是他,“不过这些医生的脾气,都挺奇怪的,他也还算正常,就是不爱搭理人。”

脾气不好,不爱搭理人……

倒很像是最早最早的时候,见到他的感觉。

“后来到*的时候,他倒是变了很多,今天下午来,和以前完全不是一个人了,”那个护士有些唏嘘,补了句,“听说他是看着顾医生自杀的,就是在家里……也难怪会性情大变,总归有些影响……”

她正听得心悸,余光里却看到顾平生从电梯口走过来。

一瞬惊异后,她很快调整了表情,偏过头去笑看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过。

护士休息的地方,看不到整个的走廊,所以那些护士还在继续说着,丝毫没有注意话题的中心人物在。直到他走近,那个认识顾平生的护士才猛地住口,继而又想起他失聪的事实,缓和了神色。

顾平生看了她们一眼,礼貌笑笑。

那些护士有些尴尬地招呼他:“顾医生?这么晚来?”

竟还习惯性地叫他‘医生’。

“我来看看我太太,”他指了指童言,“怕她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他说话的时候是看着她的。

随着他的话,几个护士都看过来。童言脸有些红,头一次感觉偷听人说闲话,比说人闲话还要难堪。

病房里,刚才在闲聊的病人和家属也都睡了。她怕打扰到别人,把他拉到了楼梯间。窗口吹进来的风,有着闹市的感觉,和走廊里厚重的消毒水味道混在一起,让人有些不清醒。她抬手看了看表,十一点多了。

三个小时,两个人才分开三个小时而已,他又来了,还是在深夜。

“可能还在适应时差,躺着看了会儿书也没有睡着,就来看看你。”

他如是解释,可惜那双眼睛,已经把原因说的很明显。

他在想她。

“我也睡不着,”童言脑子里还是刚才那些护士的话,可又怕被他看出来,索性举着一叠笔记,“既然你也睡不着,陪我做物理题吧?”

这句话说出来。

她自己先笑了,老天爷,这是什么烂借口……

“好,”他也是忍俊不禁,拿过她手里的课堂笔记,恰好看到了沈遥的()批注,“沈遥真是个挺有意思的学生。”

“不许说‘学生’两个字,”她把最上边那张抢过来,“她可是顾太太最好的朋友,你说她是学生,会让我觉得很别扭。”

“掩耳盗铃,”他笑著评价完,继续看下边的笔记,“去拿张报纸来。”

童言疑惑看他。

“铺在窗台上,好做题。”

他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任务。

于是两个人真的就在楼梯间,开始像模像样地做起了物理题。他讲的很认真,童言却经常在走神,到三点多开始忍不住打瞌睡,手肘撑在铺着报纸的窗台上,迷糊地闭上了眼睛。很快,就感觉嘴唇上温热的触碰,恍然睁眼。

“进去睡吧,”他已经直起身子,把笔帽合上,“快四点了。”

“你还不困吗?”她对时差这种东西,实在没什么真实经历,看到他依旧漆黑明亮的眼睛,才真实有了些感触,“难怪看你白天总是很累,害得我乱担心。”

“慢慢会好,只不过刚才回来不久,还没有习惯。”

“我再陪你一会儿,就这一晚,”她看着四周安安静静的环境,“要不你给我讲鬼故事吧?我最胆小了,你讲完,我马上就不困了。”

“鬼故事?”顾平生沉默了会儿,“还真想不起来什么。”

“你明明说过,学医的最会讲鬼故事了,”她提醒他,“就是我们第一次去上院的时候,我给你讲鬼故事,你一点儿都不害怕。那时候你不是告诉我,医学院是鬼故事发源地,教室、洗衣房、浴室、洗手间、食堂,甚至每个宿舍、每张床,都能讲出鬼故事?”

顾平生笑得非常无辜:“我真说过?”

“当然,医学院鬼故事那么多,医院肯定更多了,”童言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上上下下打量他,“老实交待,你有没有给女护士什么的讲鬼故事,趁机吃人豆腐?”

“我真不会讲鬼故事,”他笑得更无辜了,“不过,我记得以前医学院学生,来这里抬捐赠的遗体,就是从这个楼梯口走的。因为对死者的尊重,抬着的人都不会交谈,久而久之,医院里的人经过这里也都是保持沉默。”

……

她瞬间就手脚冰冷了,心脏砰砰跳的胸口疼。

那岂不是,今晚打破禁忌了……

四点多的夜风,有些冷,更显得渗人了。

偏他还在笑。

“真的?”她不敢回头看窗外,紧紧拉住他的手,仍旧觉得毛骨悚然,往他怀里靠了过去。太可怕了,这种简单的句子,大半夜的绝对让人联想无边。

“假的,”他就势把她搂在怀里,“怎么可能,这里只是肿瘤科而已。”

……

因为他这么句假话,童言真的不敢再站在这里了,等他走后,自己躺在折叠床上,仍旧浮想联翩。挨不住了只要拿出手机,给罪魁祸首发过去一条谴责消息:完了,我彻底睡不着了,你要负全责。

她翻了个身,趴在小枕头上,看着手机发呆。

因为医院都在推行“零陪护”的试点,护理的标准都提高了不少,再加刘阿姨的照顾,奶奶始终有固定的护士负责,又有护工的帮忙,她这几个月说实话,不算太辛苦。

报纸,书,手机,笔记本电脑,折叠床。

足够应付每个晚上。

那些晚上,她也经常会做题做到半夜,一半是知道奶奶化疗太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