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47第四十五章 温暖的温度(3)

47第四十五章 温暖的温度(3)

他第一次这么对她说话。

童言莫名有种,他当真在水深火热中受苦的错觉。

算了算时间,原本准备十天后离开学校,如果排的紧凑些,或许七八天就可以了。她晚上回到宿舍,就开始马不停蹄地收拾东西。纸箱是一早就准备好的,装上书和衣服,还有三年积攒下来的零碎东西,满满地装了三箱。

沈遥提了两桶热水,在浴室冲完澡出来,童言正跨在一个纸箱子上,用两腿夹住两侧,努力将纸箱的两侧的封口闭合,用胶带封箱。

透明的胶带,在黄橙橙的台灯光线下,折出微弱的光。

明明是打包滚蛋这么伤感的事,她却做的像是奔向光明一样……让人嫉妒。

“……快把剪刀递给我。”童言出声叫她帮忙。

“你不是说后天才封箱吗?”沈遥嘟囔了句,“太重色轻友了,马上你就回北京了,等你回来我已经出国了……顾太太,你的顾先生跑不了,可是你最好的朋友,真的会跑。”

童言刺啦一声扯长了胶带:“他不会做饭,不能放他一个人在家太久啊。你乖点儿,等到寒暑假可以去北京找我玩,我包吃包住。”

“顾平生最少有29岁了吧?让我算算,”沈遥递给她剪刀,“你们暗渡陈仓了一学期,在一起一学期,也不对,这学期说是在一起,其实他大多数时间不在你身边。童言无忌,你觉得他前面28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童言没吭声,把胶带贴在封口,用手掌来回滑动,让接缝贴合的更加牢固些。

等到站直了身子,才忽然说:“前面28年还真挺可怜的。”

“可怜?”沈遥啼笑皆非,“宾夕法尼亚医学院,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怎么看都是高智商人士,就我做他半年学生来看,他情商也高,然后呢,皮相也好。你男人要是可怜,我们这样的就只能每天抱着马桶哭了……”

童言干笑两声:“前面28年,没有我,当然可怜。”

沈遥被噎的哑口无言,瞪着大眼睛猛瞅她:“童言无忌,你脸皮终于比我厚了。”

顺利的结束了最后的大物考试。

她提前两天寄出的纸箱。快递非常尽职尽责,人刚才登机,顾平生那里就收到了所有东西。

她问他会不会嫌自己东西太多?

他很快回答:女人的东西应该是男人的七到十倍不等,去年我替平凡收行李,足足有二十几箱,还只是她在英国的四年所用。没想到顾太太三年的私藏,只有三箱。TK

童言笑著关了手机,知道他肯定是即将出门,或者已经在去首都机场的路上。很快很快就能见到了,然后就是一年的实习,毕业,就业。

这么算起来,应该不会有什么机会再分开了。

当初她毅然决然收拾行李,拿着录取通知书南下的时候,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心甘情愿地回到出生的城市。她甚至想过,等到自己在某个城市落脚后,就把奶奶接到身边,远离北京的所有人和事。

可是短短一年,心境完全不同了。

比起顾平生,自己经历的那些,或许还比他的好过些。如果是她,遇到母亲在自己面前自杀,然后遇到*,从身体到心里这么大的伤害,可能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还有很多隐藏在他过去岁月里的事,他的父亲。

迷迷糊糊就如此睡着了,醒来时,空姐已经开始告知即将到达北京首都,地面温度如何如何……飞机顺利着陆后,她打开手机,第一条进来的就是他的短信。

给她描述具体等候的位置。

三号航站楼太大,好在顾平生的描述能力非常好,她照着他的描述,很快就看到他。黑色的短袖polo衫,及膝的黑色运动短裤,真是青春阳光的一塌糊涂。

她偷偷挪了两步,本想给个惊喜,没想到马上就被顾平生发现。

最后索性厚着脸皮,跑过去,扑到了他怀里:“大庭广众秀恩爱,感觉如何?”所以人都有炫耀的劣根性,而顾平生,自然值得炫耀。

“非常好。”他说完,脸孔就忽然凑近,低下头直接压住了她的嘴唇。

几秒静止后,他微侧过头,含住了她的嘴唇。可就在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时,顾平生却忽然把头偏开,刻意压低声音说:“先回家再说。”

嘎然而至,明显就是故意调戏。

她根本反应不过来,就如此被他搂住肩,往走廊而去。

“去法院实习好不好?”顾平生边走边问她,“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实习的法院,这样毕业的时候,或许能直接留下,这种工作比较轻松。”

“你怎么知道我要轻松的?”童言努力辩白,“万一我要做事业型的呢?”

“先熟悉公检法,也会对日后有好处。”

童言听他这么说,再没了意见。

两个人边说着实习的事情,边慢悠悠走着。

不同于旁人的行色匆匆,他们两个都是难得空闲,没有任何事等在前面,等着去处理、去解决。她挽住他的右手臂,靠在他身上,随意看向玻璃外冲上云霄的飞机。

或许轻松的工作也不错。

忽然身后有人叫他,很清晰的“TK”发音。她回头看去,一个拉着行李箱的男人,保养的很好,大概只能猜出年纪在五十到六十岁之间。那双眼睛,和顾平生极相似。

她心猛跳着,不敢猜下去。顾平生随着她的动作,回头看向这个人。

很快,他说:“你好。”

陌生,却很礼貌的招呼。

“什么时候回国的?准备长期住在北京?”男人问他。

可惜没有任何人回答他,短暂的沉默后,男人的神情忽然柔和下来,看向童言,“这是你的女朋友?”

“是我太太。”他很平淡地开口解释。

“你好,”男人对童言伸出手,“我是顾平生的父亲,董长亭。”

童言没想到是这样的偶遇,这样的对白,她握住顾平生父亲的手:“我叫童言,童言无忌的童言。”

刚才他父亲从身后叫他的名字,看起来,似乎不知道顾平生失聪的事。从03年*到现在,已经快七年了,并不算短的时间,两个人从来就没有见过?她有很多的疑惑,可是这个时间地点,不能问,只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单纯的自我介绍着,像个初见家长的小女孩。

董长亭似乎很感激童言的笑容,开始说着一些和他们不大相关的话。什么他刚才从湖北回来,做了肝移植的手术,没想到下了飞机就看到他们。他说话的时候,偶尔也会问童言些问题,都是非常普通简单的问题,比如她多大了,是哪里的人。

童言从来不是个能对长辈冷脸的人,可怕顾平生不开心,征求性看他。

他微微笑了笑,摸摸她的头发。简单的动作,算是个默许。

童言稍许放宽心,小心翼翼回答着那些问题。

幸好,问题很随便,幸好,很快就医药代理商匆匆来接机。“董主任,不好意思,是在不好意思,不知道是哪个领导来机场,高速封了足足一个多小时。”那个代理商边说着,边热络地接过箱子,很快和顾平生热情握了握手。

寒暄数句后,这对比陌生人还不如的父子,终于分道扬镳。

市区真的是交通管制,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一点。童言在飞机上吃了饭,可他还是饿着肚子的,所以她进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厨房,把冰箱里的青菜、鸡蛋和火腿拿出来,蒸了新米饭,再倒进油锅里给他做炒饭。抽油烟机轰隆声中,她把炒菜的锅铲递给他,又用抹布擦干净手,想要去奶奶房间。

“奶奶出去了,”顾平生把她搂回来,“她说去学生家坐坐,晚饭后再回来。”

童言很奇怪:“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反倒出去了?”

顾平生似模似样翻炒着饭,慢条斯理地猜测着:“老人家比较有经验,知道‘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她念叨着臭美,和他换过来,把炒饭盛出锅。

看着他吃上了,童言终于腾出功夫,把客厅角落里的三个纸箱分别拆开,开始计划把所有衣服都清洗一遍,收进衣柜里。三个纸箱里,有个是专门放各种杂物的,顾平生端着白瓷的碗,边吃着饭,边走过来打量那些杂物:“这个熊形的玩偶,好像在宜家看到过?是你大学买的?”

“不是,那里的娃娃这么贵。这个熊是沈遥的,她看中了我一套漫画,强迫我和她换的……”童言把那个丑丑的棕熊拿出来,思考着要不要手洗干净。

“漫画?”

“蜡笔小新,一整套。”

她简单回答了这个问题。搬过家的人都知道,带什么都不能带书,可是当初她考到上海,行李箱里竟然放了半箱蜡笔小新的全集漫画。人家入学第一天,都会像模像样地用各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