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48第四十六章 我的顾先生(1)

48第四十六章 我的顾先生(1)

漫长的暑假过后,她开始了真正的实习生活。

并非是想象里的样子,不是很忙,但总能看到各种形形□的当事人,或是代理人。

顾平生的新学生都很可爱。

她第一次去学校等他下课,就被他们搞到面红耳赤。那个下午,下课铃后,很快就有一群学生走出来,把他众星捧月地围在当中。

她靠着栏杆,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直到他看到自己,马上做了个鬼脸。

“顾老师,那个就是我们师母大人吗?”有女生问他。

他很直接承认后,那些小了她三四岁的学生,就开始起哄。用他听不到的声音,看不到的角度,不停说着师母大人好,师母大人真漂亮什么的……她想起当初在学校里,同班同学也是这样,总是在讲台下,用他听不到的声音取笑自己。

时间相隔一年多,地点相隔一千四百多公里。

他依旧是顾老师,那个穿着衬衫,让人着迷的顾老师。

“我记得有人提醒过我,大学老师和医生,是最容易被诱惑的职业。你说,你未来的三十多年,永远要对着十七八岁的学生,回到家看到越来越黄脸婆的我,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动摇?”她坐在沙发上,把脚搭在他的腿上,“而且男人不容易老……”

顾平生看完她说的一长串话,扬眉笑笑,继续低头翻书。

竟然没有理她的杞人忧天。

她本来是开玩笑,看他这么不配合,很不满意地继续用脚蹭他的腿。等到他终于又抬头看自己,才放下手里的司法考试卷子,从自己这侧,挪到他那一侧:“如果有女生,像我一样喜欢上你了呢?”

他的表情似乎变得认真起来,想了会儿,忽然感叹道:“的确很有可能。”

“很有可能?”童言默默地盯着他。

“这个学校法学院比较大,现在看下来,一个学期应该要接触九个班的学生,如果按顾太太的概率来算,的确很危险。”

“是啊是啊,只教一个班就拐了个女生……”

“不过我给每个班上课前,都会告诉他们我已经not available了。”

Not available。

这是个好说法。她笑得满意:“顾先生,你明天想吃什么?请尽管开口,不用客气。”

他颔首:“让我好好想想,明天中午告诉你。”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童言从法院回到家,准备好晚饭已经近七点半了,他还是没有到家。奶奶的作息一向早,平常都是五六点吃饭,到九点准时休息。她给顾平生发了三个消息,没有任何回应,只好和奶奶说他可能是学校里有事情。

可是不知为什么,总有些不安心。

到八点多的时候,终究是坐不住,和奶奶胡乱编了个借口出来。开始拿电话不停拨过去,出租车开了十分钟,电话忽然就被接起来:“喂,是……嗯,是师母吗?”是个男生的声音,听上去很年轻。

“嗯,是我,”童言应了声,深吸口气:“顾老师是不是出事了?”

她问完,不等那边回答,很快又追问道:“是不是摔倒了?是在学校?还是在医院?”

“在医院,”那个男学生怕她着急,很快接了话,“我们几个男生送过来的,顾老师刚才醒……”她双耳嗡嗡响着,电话里的声音一会儿远得听不清,一会儿又近得让人想躲。

大概明白是在哪里,她很快告诉司机转向,直奔那间医院。

童言走进去的时候,真的有三四个男生围着他的床位,紧张地看着他。一个年纪不算轻的医生拿着张片子,神情有些奇怪:“你以前有没有什么病史?这个片子……”

她全部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根本不在意医生看的是什么片子。

如果有任何状况,肯定都是那场病遗留下来的。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顾平生说完,看到她走近床边,嘴角上扬地笑了笑。“SARS”医生下意识简化了这个词,恍然去看手里的片子。

有个男学生,下意识退后一步,很快又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低下了头。

那个学生站的位置是床尾,童言看得清清楚楚。

“这就对了,心肌缺氧造成的心绞痛。这一个星期阴雨天比较多,又闷热,你这几年应该都是这样吧?闷热潮湿的天气最要警惕,夏天雨水多、湿度大,要尽量减少活动……”医生知道了病史,很快就明白了病因。

差不多快交待完,又追问了句:“你当初是在哪家医院的?SARS的时候。”

“是协和医院。”

“协和的?”医生回忆着,说,“当初,协和算是治疗最成功的,你被送到那里挺幸运的,住在附近?”顾平生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的力度,说:“我当时是那里的医生。”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

那个下意识躲开的的小个子男生,眼睛忽闪着望过来。

医生有一瞬哑然,很快就调整表情,开始和他交流起了当年协和的同仁。顾平生在协和的时间很短,恰好就碰到了SARS,那个医生言谈中提到了自己的同学,就是在那时候去世的,说出名字的时候,顾平生很快颔首说,当初曾和他在一个病房。

那几个学生比童言小了四五岁的样子,当时年纪小,并不太了解那场远去的灾难。只是听到顾平生曾是医生,有些诧异,更多是和当年沈遥一样的仰慕。

毕竟医学和法律,听起来相差太远。

只有那个男生,很认真在听着,认真的有些过分。

最后因为太晚,顾平生让几个学生都回去了,童言坐在病床边,听两个本不认识的闲聊着。很小的时候,她总是认为医生都是万能的,只要告诉他们哪里不舒服,就会药到病除,甚至只要听诊器往身上一放,就会不咳嗽,马上退烧。

后来,从高中到大学,越来越多的红包、拒诊。

似乎新闻能给出的,都是负面的报道。然后再遇到他,尤其是他去做手术的那几个月,频频搜索那段时期的新闻,莫名就有些感慨。遇到大的疫情,医生才被叫做白衣天使,等到疫情过去,又成了白衣屠夫……

天使能救病治人,却最终还是要死于病痛,救不了自己。

当晚顾平生没有选择留院,医生亲自把他送到楼下的大堂。

“现在的医生,名声还不如造地沟油的,”那个医生苦笑摇头,“看看你,再看看我那个同学,真觉得不值。”

他站在比白日安静不少的大厅,不知是笑是叹,回了句:“如果不是身体情况不好,我一定会选择回到医院,你那个同学,应该也是这样的回答。”

两个人走出大门,童言终于露出了非常担心的表情:“你真的没问题吗?要不要住院观察观察?”不管是肺部问题引起的心肌缺氧,还是什么,他真的是心绞痛昏倒了。心脏的问题,可大可小……她根本没办法当作小事情。

顾平生还没有回答,就看向她身后。

她顺着他的视线,回过头,没想到那个小男生还在。

“顾老师,”小男生的普通话不是很好,“我从小就听身边人说*,广东也是重灾区,所以……”顾平生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脑,说:“快回学校,顾老师是有家室的人,如果宿舍关门,是不会负责收留你的。”

小男生欲言又止,离开的时候,仍旧神情歉疚。

到家时已经是十二点多。童言担心他,不肯再分房睡,匆匆洗过澡就进了他的房间。

他是不喜欢穿睡衣的,她每次抱着他睡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的体温都比自己低。童言躺了会儿,发现他根本没有睡着,索性扭开了台灯:“这几天都是阴雨天,又热,我只要不在空调房间都会觉得胸闷,你要不要和学校请假,休息几天?”

顾平生眯起眼睛,逆着灯光看她:“好。”

她想了想,问他:“以前你有时候不去学校,总说家里有什么事情,是不是就是身体不舒服?”她说话的时候,把手放到他的胸口上,想要试着感觉他的心跳,却找不到方法。慢慢地试着,竟也觉得自己胸口很不舒服,仿佛感同身受。

顾平生左手压在脑后,就这么笑著,看着她。

“你教我怎么把脉吧?”她忽然说。

“等明天你从法院回来,再教你,”他随手拿起床头的表,看着时间,“已经快两点了,要不要先睡觉?”他说完,就要去关灯。

她拉住他的手,终于说出了整晚的愧疚:

“我不是个好老婆,好像什么都不懂,都不会。除了每天给你做饭吃,什么都要你来做。”

就连他忽然昏倒,入院检查,也是最后一个到。

没有社会阅历,没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