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62第六十章 简单的幸福(3)

62第六十章 简单的幸福(3)

那晚的事情,她绝口不提。像是未曾看到过。

只是用很多实习的空闲时间,去搜集各种各样的急救教程,药膳什么的信息,努力一点点学起来。顾平生从未隐瞒过自己的身体状况,每个月定期做检查时,也都会带上她。所以,她并不担心他会怠慢自己的身体,可总要为以后做准备。

有次,被带自己的书记员姐姐看到,还会觉得奇怪:“你家有重症病人吗?”

“也没有,”她缩小网页,随口敷衍,“看看这些,总归会有用到的地方。”

“你这小孩儿,真是够逗的。”

书记员姐姐拍拍她的后脑,笑著走了。

以前除了回家,顾平生只需要在公司学校两头跑。

现在因为外公的事,他每天还要有固定的时间在医院,童言知道自己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出现,只能在他每次去医院时,帮他做些有营养的东西,让他带过去。

或许是医院去久了,有时他也能给她讲些在北京实习的事。

他提到一次抢救病人,来不做系统的身体检查就推进手术室,第二天才验出这个病人是艾滋病患者。

他说的时候,她正在给他剥水煮蛋,马上瞪大眼睛:“那怎么办?万一你们手术过程中被感染上怎么办?”她把鸡蛋递到他嘴边。

他咬了口鸡蛋白,没有吃蛋黄,童言抿抿嘴,把蛋黄吃了下去。

然后剩下的那层蛋白放到了他的白粥里。

“这种事并不少见,通常每个月都能碰上一些,”顾平生稍许笑了笑,嘴角上扬的弧度并不大,“每种职业都有风险,无法避免。”

童言点点头,再点点头。

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吃粥,顾平生握着白瓷汤匙,喝了两口终于察觉到她的视线,抬头笑著看她:“在想什么?还是没睡醒?”

“我在想,你小时候肯定特别挑食,”童言笑得神秘,“竟然连鸡蛋黄都不吃。”

顾平生微笑了笑:“我小时候的确很挑食。”

“现在也一样。”

童言补了句,继续给他剥水煮蛋。

他的脸始终是偏清瘦的,突显了轮廓鲜明。可现在看上去却瘦的有些过分了,童言的视线从他的手指扫到他的手臂,用小拇指戳了戳。他抬起头来看她。

“你瘦了,”童言不无遗憾地说,“对于饲养员来说,这是个令人心碎的现象。”

“真的瘦了?”顾平生扬起一侧嘴角,做了个稍显幼稚的表情,“我想吃栗子烧鸡。”

童言乐不可支地点头:“你晚上会回家吃饭吗?我从法院出来就直接去超市买。”

“明晚在家,”他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迅速吃完剩下的白粥,“下午我会在医院,外公有个很重要的专家会诊,可能会晚饭后再回来。”

他每逢有八点的课,都比她走的早些。

可到家的时间又比她晚很多。这种事不能多想,也不能深想,她没有一天不在盼着毕业盼着开始正式工作,分担他的压力,可却只能耐心等待。

她怕超市没有栗子,特地去离家远些的菜场买了食材回来。

因为怕看杀鸡,她特地挑好了鸡,跑到很远的地方看着,直到摊主把鸡处理干净才又上前付钱,接过血肉淋漓的塑料袋。

“小姑娘怕血啊?”摊主很好笑地问她。

“血倒不是很怕,”童言厚着脸皮坦白,“就是特别怕看到杀活的东西,所以很多时候都在超市买冷冻的……”

“超市的不好,不如现杀的好,”摊主随手从自家蔬菜摊位抓了把葱,递给她,“来,给你压惊的。”

童言被这把葱逗笑了,道谢接过来。

菜场的位置很奇怪,没有可坐的公交车,走路的话又要二十几分钟。纵然还是冬天,她这么徒步走回小区,还是顺利出了身汗。

六点多,天已经彻底黑下来。小区里的照明灯都早早打开来,远近匆忙走着的,都是赶回家的人。因为还没到吃饭时间,她走得倒是不急,慢悠悠地往自家的楼走。可就在绕过楼下的绿地后,却看到不远处的两个人。

是陆北是方芸芸。

两个人以大幅度的动作,在半开的楼门口相互拉扯着,童言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看到她。一个是始终拉着门,想要进去,另外的那个却始终拦着,却不愿正面冲突的样子。防盗门因为长时间不能关闭,在响着刺耳的报警声。

这里是她家的楼门。

她大概猜到发生什么事,想要躲开,却又怕方芸芸真的冲上楼。

就在犹豫时,方芸芸终于看到站在路灯下的童言,马上甩开陆北,向着她走过来。步子又急又紧,像是怕她逃走似的。

左右都躲不开,倒不如坦然些。

童言看着她走到自己面前,还没想好怎么开口招呼,方芸芸忽然就扬手,狠狠甩了她一巴掌:“这是你欠我的。我欠你的那些,都会还给你……”说话间眼泪已经噗嗤噗嗤地落下来。

声音大的吓人。

在安静而空旷的小区里,显得极刺耳。

她站在那里,有几秒的大脑空白,脸颊的痛感开始慢慢扩大着,却根本就听不清方芸芸在说着什么。

陆北冲上来,扯过方芸芸的手腕:“你疯了吗?从昨天闹到今天有完没完?”

“我真的疯了,陆北,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我掏心掏肺对你,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方芸芸拼命挣脱他的手,像是不要命一样地哭着,“都四年了,你到底想干什么,想离婚吗?想和她在一起吗?我成全你,全都成全……”

两个人拼命拉扯着,很多人在远处驻足观看着,开始猜测这里的情况。

争吵的声音,所有的对话,都蛮横地冲进耳朵里。

童言闭了下眼睛,又睁开来,堵压在胸口那么多天的情绪,都淬不及防地涌了上来。

“让我和她说。”她忽然开口走近他们,陆北眼睛发红地看着她,犹豫着要不要松开方芸芸的时候,她已经转向了睁着大眼睛,满脸泪痕的方芸芸。

没想到被打的自己,还那么冷静。

方芸芸是气极了,又哭又笑的嘲讽着童言:“你说……我知道你想说很多话……”

啪地一声。

童言用同样的方式,甩了她一巴掌:“这是你欠我的。我没欠过你什么,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无论你要不要离婚,都不要来找我,没人有你那么好命,只知道爱的死去活来,不知道生活有多难。”

她收回手的时候,竟然控制不住地微微发抖。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伸手打人,放下手的那刻竟想到的了顾平生。他当时伸手打自己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难以克制地发抖,比被打还要难过……

关上楼道的防盗门时,还能听到方芸芸的哭声。

她茫茫然地往楼梯间走,到爬了三四层楼,才靠着白色墙面,呆站了很久,眼泪终于后知后觉地滚下来。

到最后浑身都没了力气,索性坐在楼梯上,抱着膝盖哭了个痛快。

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有人一辈子为了爱情死去活来,从来不用考虑生活艰难。可有人只是苛求那么一点点的平静生活,却总要面对各种老天的刁难。在遇到顾平生以前,她总觉得自己真是可怜,父母是债,一辈子无法摆脱。

可遇到顾平生之后,心疼的却只有他。

那么想要母爱,却间接害死了自己的母亲。那么想做个好医生,却不得不终身放弃。这世上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越来越少,他拼命想要抓住,却终究徒劳……

童言伸出手指,在雪白的墙面上,细细地写着他的名字。

一笔一划,写下了顾平生。

他的名字起的很好,只这么看着,就能让人感觉温暖。

童言头枕着自己的手臂,就这么坐在台阶上,侧头看着那三个字想着他。脸仍旧是火辣辣地疼着,方芸芸刚才真是恨极了自己,用了全身力气,可她还给方芸芸的那巴掌却没有用力,或许是因为没有恨,就真的下不去重手。

手机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在空旷无人的楼梯间里,很是明显。

她坐直了身子,从裤子口袋摸出手机,在黑暗的楼道里,看着屏幕上的蓝光:

忘了说,顾先生爱吃栗子。TK

真是……

童言嗤地笑起来,牵动了哭肿的眼睛:知道了,给你做栗子鸡腿算了,一锅栗子就放两个鸡腿好不好?

听上去很不错。TK

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过了七点,再不上去的话肯定会让奶奶担心,可真这么上去估计会更让奶奶忧心……犹豫着活动手臂时,她又去看墙上他的名字。

这样留下来,终归是不好。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