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至此终年> 65第六十三章 你的顾太太(3)

65第六十三章 你的顾太太(3)

这次项目意外的棘手。

顾平生临时给所带的班级调课后,只来得及回家拿行李,就匆匆赶赴机场。

当然这一切的匆匆辗转中,他还是去了次医院。老人家这么多年被病痛折磨着,肝移植需要终身抗排,从身体到心理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次他来,却难得给了些笑脸,多自嘲兼疼惜他:“我们祖孙两个,真算是家里身体最差的,”老人家看他西服革履的,又拿着行李,倒是猜到了他接下来的行程,“出差?”

顾平生把行李箱放到床侧,在椅子上坐下来:“临时要去伦敦,大概十天就会回来。”

祖孙两个,似乎都想要说什么,可相对着又都是笑了笑,都没先开口。

他没有时间留太久,临行起身,忽然就说:“上次没机会让你们见到,这次我从伦敦回来,会带着她来正式见您。”

或许是因为今天身体状况好,老人家竟然没有太大的排斥。

“你那个学生,是今年毕业?有没有考虑合适的工作单位?”

“刚结束实习,”顾平生说完,很快又玩笑着补了句,“不过成绩平平,比我差太多,如果想找到合适的工作,还需要用心些。”

老人家被逗的笑了:“你啊自负,依旧自负,从来都不谦虚。”

这次在伦敦的项目,意外碰到了曾经的老同学。两个人阵营互不相同,白天在会议室里寸字寸金地争夺,纵然是老朋友,却因为项目的关系并没有太多私底下的应酬。直到真正的法律谈判结束,才发现两个人入住的同一酒店。

巧遇发生在酒店的电梯间。

“TK,”老同学身边的金发美女给了他个热情拥抱,用生涩的中文惊喜问他,“你好吗?现在好吗?”

“非常好。”顾平生也用中文答复,示意性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两个人的问候,那个老同学听不懂,只在两个人松开对方时,笑著嘲是老情人见面,自己这个心情人毫无地位。在不断的玩笑和调侃中,有人走进电梯,又有人快步而出。直到他听到两个人说到孩子后,有些后知后觉的惊喜:“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去年,去年这个时候,”美女做了个美妙的表情,“小孩子真是太可爱了,我甚至都想结婚了,如果再有孩子,我们就结婚。”

顾平生再次给了她一个拥抱,非常真诚的祝福。

如果可能,他很想立刻就离开伦敦。

回到家,看看自己的那个小女孩。

接连几天她都心不在焉地联系着,似乎出了什么问题。

十天,一个星期多三天的时间。

等到第七天,童言忽然就给沈遥打了个电话:“还在北京吗?我今天想去游乐场,我请你去北京游乐场玩?”电话那边声音嘈杂,略显空旷,沈遥用极大的声音骂了句靠:“我刚到首都机场,1小时之后就走了,你故意的吧你?”

“晚一天再走好不好?”她坐在沙发里,难得地软下声音。

沈遥沉默了几秒,又骂了句靠:“把地址给我,一个小时以后见不对,在家等我吧,我要先把行李放你家。”

沈遥站在游乐场外,就开始投入到角色里,认真研究如何合理运用时间,把想要玩的项目都走一遍。甚至还认真用笔在地图上划下路线,把重点项目都圈了起来

她有些心不在焉。

“告诉你童言,要不是看在我马上要出国,短时间不会回来,才不会理你这种无理要求。你真把我当男朋友啊?我都到机场了,竟然就这么被你叫回来了”她咬着笔头,忽然抬头若有所思看她,“出什么天大的事了?”

童言按住遮阳帽,大大的帽檐把脸挡去了大半。

“失恋了?”沈遥叹口气,“女人这种生物最坚强,可一失恋,就是彻底伤筋动骨。”

“说的像是我没失恋过一样。”她慢悠悠地往前走。

沈遥想了想:“我告诉你,你别生气。在顾平生以前,我从来没见过你在学校里有男朋友,所以我来之前,和我男人通了个电话,就是想知道你失恋到底是什么样子,好准备对策,”她伸出手臂,揽住童言的肩,“说实话,我男人从来没说过你什么好话,他对你观点实在是偏激,可是单就这一样事,他说你比男人还男人。”

童言依旧没说话。

“一滴眼泪没掉,倒是你前男友哭得跟什么似的童言无忌,你决对够狠。”

沈遥轻松地嘲着她,可看到她侧头看自己时,就彻底呆住了。

何来的狠心?

她目光涣散地看着她,眼睛明明是红了,却没有流眼泪。

沈遥从没见她这种样子,傻瓜似的只知道抱住她:“到底什么事啊?顾老师要不行了?也不会啊,我上次见他的时候还帅的惨绝人寰,气色好的不行呢”

沈遥边说着,还不放心地摸她的眼睛。

干干的,真没哭。

可比哭了还吓人。

童言把她的手甩开:“你滚,不许你咒他。”

“”

“真分了?”沈遥推了推她,“想哭就哭,别憋坏了。也就是难过几天,实在不行难过几个月,最多几年。忘了就能找个比他好的不过也难,凭我阅人二十年,真没见过比顾平生更好的人。”

她被逗笑了,没见过比沈遥这么劝人的:“我也没想过再找更好的。”

分手了,总能找到另外的一个人。

从此和上段感情说再见,和那个爱过的人老死不相往来。

在这个城市,每个角落,每分每秒都上演着同样的事情。可是她和顾平生不同,她想要离开他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家庭不适合,而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原因。

原本是为了来陪她。

到最后沈遥却彻底忘记初衷,疯狂沉寂在各大高危的游戏里。

童言不太敢坐的过山车,沈遥竟是坐了趟仍觉不过瘾,又去排在长长的队尾,准备再来一次魔鬼之旅。

她就买了矿泉水,坐在休息区里远远看她。

还没到暑假,树荫下坐着的大多是很年轻的家长,带着小孩子,或者就是大学生一样的情侣。童言坐在那里,就停在背后休息椅上的一对年轻夫妇,在讨论孩子的兴趣班,争执的不亦乐乎,男人主张自由发展,女人却要全能培养

童言看了眼手机,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他应该醒了?

犹豫着,还是给他发了短信:睡醒了吗?

刚醒。TK

得到了回应,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始了。

正出神的时候,忽然又进来了消息:我是今晚的航班回北京。TK

她心猛地收紧了。

行程的缩短,是他送给自己的意外惊喜。

可是童言却没有勇气,面对着面和他谈分手。她右手握着手机,想了很久,终于问他:你今天行程紧张吗?

谈判顺利结束,严格来说今天算休息。TK

休息?休息就好。

童言紧盯着手机屏幕,很慢地拼写着接下来的话:有一件事情我想了很久,我不敢面对面的说,用短信好不好?

她拿着手机等了很久,他也没有回复。

童言有些心慌,慌的手直发抖。过了会儿,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不知道是他没看到,还是真的猜到了什么她到最后实在熬不住了,又追问了句:看到了吗?

这次,他很快就回了消息:说吧。TK

短短两个字和一个署名,看不出喜怒。

童言觉得胸口有些发胀,慢慢拼出几个字,却难以为继。抬头深吸了口气,看着远处沈遥兴奋地跳进过山车,等待安全扶手扣在身上,开心的没心没肺。

平生第一次,真的有些羡慕,甚至是嫉妒。

记得听过一个故事。

白象在泰国被视为国宝,只有皇室可以拥有。曾有国王赏赐给大臣一头白象,大臣起初是受宠若惊,把白象迎回家精心供养,却渐渐发现供养这样的宝物,每日耗资巨大,不过十几年就因此而千金散尽,家道中落。

当时讲这个故事的人曾说,每个人都渴望得到完美的东西,可却忘了,这样的完美并非人人都能负担。就如同故事里的大臣,得到了象征皇室荣耀的宝物,却终究难以承担。

她和顾平生的爱情就是如此。

她也固执地相信过,自己值得幸福。却忘记去思考,有没有能力去负担这样的感情。

“无论疾病还是健康,富有还是贫穷,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当初这么告诉顾平生的时候,满满的自信,以为自己可以努力承担他接下来的生活。

可如果她就是那个加重疾病,带来贫穷的人呢?

童言继续低头,写完了所有的话: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