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溟夜

扫图:撸管娘

录入:手冲k

修图:撸管娘

「莉希雅,帮我把这份文件送过去。」

「……嗯,知道了。」

最近相马的样子怪怪的。

从相马的手中接过文件的同时,我在内心这么想著。

这阵子相马比以往更热衷于处理文件资料,彷佛回到当初在父王逼迫之下继承王位的那个时候。现在的工作明明就不比那个时候繁重,我却有种他好像在故意找工作,来让自己忙得不可开交的感觉。

话虽如此,相马在偶尔空闲下来的时间却什么事也不做,就只是呆呆地凝视著窗外的天 空。以前他有空的时候总是会来到我的房间,替人偶或是小巴制作可爱的衣服,最近已经好久没来了。

我注视著默默批示文件的相马。

他的变化微乎其微,王城的人几乎都不曾察觉。

「……」

「……?怎么啦?」

察觉到我的视线之后,相马抬起头,于是我开口回答:

「……没事,没什么。」

这么回答之后,我转过身去,快步离开办公室。

「啊、喂!莉希雅!」

相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过我无法回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现在的相马令人『不忍卒睹』。

「公主大人,您是说陛下……不太对劲?」

当天晚上,茱娜•多玛前来我的房间探访。如此表示之后,她露出疑惑的神情。

我在茱娜准备玉音放送要做的广播节目之际,跟她打了招呼,请她在放送结束之后到我的房间坐一坐。得知相马不太对劲之后,即使已经这么晚了,茱娜还是依言来访,这点实在令人感激。

「坐吧,茱娜。」

我先坐在床上,然后请茱娜坐在我的旁边。等到茱娜说了声「失礼了」之后坐了下来,我才继续说下去。

「该怎么说呢,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原本以为他比过去更埋首于工作,结果却又呆呆地凝视著窗外。」

「……原来如此,我也有一点感觉。」

茱娜以严肃的神情点头称是,想必也是颇有同感。

「跟陛下讨论广播节目的时候,我也觉得陛下似乎有些散漫。不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就不得而知了。」

「我觉得应该是从『神护之森』回来之后。」

『神护之森』是黑暗精灵的栖息地,也是相马的贴身侍卫爱夏•乌德卡德的家乡。两个星期之前,那里发生了长时间强降雨所导致的土石流,相马便亲自率领邻近的部队前往救援。

接获灾情报告的时候,我在相马的拜托之下回到王都请求救援部队,并未直接参与救援行动。听说相马跟枫、哈尔帕德以及其他禁军士兵,共同前往宛如炼狱的受灾现场展开救援。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觉得相马变得怪怪的。

「不太对劲的原因,果然还是跟当时的救援行动有关吗……?」

「不过我听说陛下在受灾现场的表现十分活跃呢。」

「嗯,我也认为相马绝对是卯足了全力。」

听说他以自身的能力,亦即透过【活骚灵】的力量操纵木雕的老鼠在土石之间搜寻,找到了许多被活埋的灾民。可是……

「可是相马他自己似乎不这么认为。大概是因为找到了多具尸体,所以无论如何都会产生『应该可以做得更好』的念头。」

「这种想法倒也不是坏事,不过……」

茱娜的表情十分复杂。懂得反省是对的,不过反省过头之后陷入自我嫌弃,甚至是造成心理障碍,这就矫枉过正了。就在这个时候——

「茱娜,所以我希望你可以鼓励一下相马。」

我牵起茱娜的手,掌心覆盖著她的手背。茱娜闻言,顿时睁大眼睛。

「我……?」

「这种事情也只能拜托你了,茱娜。爱夏人在『神护之森』,小巴年纪还小,母后或是瑟林娜跟相马的情谊又不到那个程度。」

「可是,如果是这种事情的话,公主大人不是更适合吗?您是陛下的未婚妻,而且又像这样比任何人都更关心陛下。」

「……我不行。我静静地垂下双眼。」

「我比相马年幼,他不会在我面前显现出男人的脆弱面。在我的面前,相马一定会虚张声势。」

「……可是我也是跟陛下同年……」

「年龄虽然相同,可是你的言行举止却十分成熟,或许可以成功地让虚张声势的男人卸下心防。」

于是我端正坐姿,向茱娜低头致意。

「茱娜,相马就拜托你了。」

「公主大人……明白了,在下必效棉薄之力。」 茱娜捣著自己的胸口,轻轻地点了点头。

◊ ◊ ◊

离开莉希雅的房间之后,茱娜来到被相马当成私人房间使用的办公室。白天的时候众多文官在这里进进出出,呈现一幅热闹喧嚣的景象,不过现在时间已经进入深夜,四周一片寂静,白天的喧嚣彷佛从不存在。

两名士兵分立门口的左右,保护房间里面的相马。

(是因为爱夏不在吧?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办公室的门口少了爱夏的身影,茱娜不禁有感而发。爱夏当然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相马的身边,不过她确实给人一整天都在保护相马的印象。如今看不到人,反而有点不太自然。

跟士兵点头示意之后,茱娜在门前站定。

两名士兵并没有制止的意思,应该是莉希雅已经事先吩咐过了。

(现在说这些虽然已经太迟了,不过公主大人也真是豁出去了,居然要我这个年轻女子夜访自己的未婚夫,也就是相马陛下的房间……)

年轻男女深夜共处一室,万一发生了『什么』,那该如何是好?莉希雅是相信不会发生 『什么』吗?抑或是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只要能够让相马重新振作起来,就毫不在乎 呢?

(……总觉得应该是后者。)

茱娜叹了口气。看在茱娜的眼里,最近莉希雅逐渐显现出未来的王妃应有的气度。突然决定跟相马定下婚约的时候,感觉身为未婚妻的莉希雅多少有些不知所措,不过现在看起来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跟相马相处一阵子之后,莉希雅逐渐脱变成充满魅力的女性。她未来一定会成为称职的王妃,以及贤慧的妻子。同样身为女人,茱娜十分尊敬莉希雅。

(这是公主大人亲自交付的任务,我一定要达成使命。)

于是茱娜绷紧神经,轻敲办公室的大门。

「陛下,我是茱娜•多玛。您还没休息吗?」

如果已经就寝,这种音量也不至于对睡眠造成妨碍。

『茱娜?请进。』

相马的声音从房内传来。茱娜说了声「打扰了」之后,便打开房门进入屋内,结果相马正坐在办公桌前面,利用蜡烛的火光检视文件。只见他将文件放在桌面上,对茱娜报以疲惫的笑容。

「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今天住在城内吗?」

「啊……是的。今天承蒙邀请,在公主大人的房间借住一晚。」

「类似闺蜜的聚会吗?好像很有趣。」

相马的语气真挚,茱娜虽然没说谎,却也感到良心不安。

「哪里……反倒是陛下还在做什么?听说今天的政务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嗯……其实我已经躺在床上了,却怎么也睡不著,所以才爬起来检视明天要处理的文 件。想说看著看著就会想睡了。」

瞥了一眼滩放在桌上的文件之后,相马如此表示。他脸上的表情流露出明显的倦意。

「您该不会最近一直失眠吧?」

经茱娜这么一问,相马尴尬地搔了搔头。

「身体虽然很疲倦,脑袋却怎么也不想睡。每当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很多事 情。包括之前做过的事情、接下来预定要做的事情,以及过去的决策是否正确、未来的决策又是否正确……这些念头在脑中转来转去,想睡也睡不著。」

茱娜望著相马软弱的笑容,这才想了起来——自从被召唤到这个世界之后,相马就被迫背负起无数重责大任。重建国家、解决粮食问题、救援灾区……对于直到前阵子还是个学生的相马而言,这些都是过于沉重的负荷。而且这次还有王室与三公之间的冲突,以及阿米多尼亚公国的阴谋这些问题等著他解决。

应该是这些沉重的压力,让相马夜不成眠吧。

「……恕我失礼。」

一想到这里,茱娜就抓著相马的手,把他拉了起来。

「咦?怎么回事?」

「……」

无视相马的讶异,茱娜拉著他来到设置于房间角落的简易床铺,直接把他推到床上。相马突然被丢到床上,顿时睁大了眼睛,茱娜的口吻倒是很平静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